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儿童园地 > 正文

GAP召回婴幼儿T恤 韩日世贸争端 有哪些书名很low但内容和文笔让人惊艳的小说

稿件上传:佛曰 小说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19-11-26 06:47:07 
起点中文网,画未菇凉的《无常秘事》,各种阴谋诡计与感情线并生,正反两派人员智商常年在线,正派手握温柔刀,反派腹中蛇蝎肠,但最后结尾却可能会让人觉得无奈又惋惜,当然,也会在黑暗里点亮一丝烛火。一切,因爱而生,因爱而起,因爱而灭。作者保证全员智商在线!不坑不烂尾!日更!日更!日更!日更!《无常秘事》引:世有阎罗,无常伴其左右,白无常在明,世人皆知,黑无常在暗,生人不知。岚国河山,北有关山觊觎,南有蛮族窥探,皇族城池,却是凤鸟择树而栖,真龙之中混锦鲤。亡者未亡,生者已死,曼珠沙华盛开,人言的虚实之中,真假扑朔迷离。谁站在谁的身后微笑手握尖刀?谁站在谁的身后皱眉只为拥抱?谁是无常内鬼?谁是龙中鲤鱼?究竟是谁在利用谁?谁又在顺意而为?无人知晓的黑无常主到底何方神圣?层层狡诈的阴谋背后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密事?待临城下,真相是残忍?亦或是温柔?佛曰:不可说也。一·宫中·无常觐见阎罗殿四月,天气一日更一日的暖,草木渐复,竹叶亦褪去冬寒的青灰而变得滴翠。被竹环绕的殿内正中有一男子,身形欣长,姿势慵懒,发丝由一条金丝发带高高束着,额前又垂下几丝,窗外的风拂进来,发丝微动,触痒了他的睫毛,此刻,他双目低垂,眉尾锐利,直刺入双鬓,嘴唇轻抿,修长的手指若有若无地一下下敲着手边的茶桌角,一身精绣宽大的盘龙锦袍将他包裹的松垮,却仍能透过他宽阔的肩看出这华服之下的健硕。陆亦桐年少登基,此时也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在他身边立着的是自幼便跟随在他左右的方海,从前羸弱的男孩此时以至太监总管的位置。忽而,窗外风起,竹叶大片浮动摩挲着传来沙沙的声响,随着风,阳光一下暗了,竹影由斑驳变得渐渐模糊。“玉竹大人到了。”门外有人道。陆亦桐没有抬眼,只是缓缓吐出两个字“进来。”门轻启,走进来的是一位少年,年纪与陆亦桐相仿,扎在发髻上的银白飘带长长曳在身后,额前飘着几缕碎发,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镶着极温柔的眉眼,嘴角还有一枚浅浅的梨涡,苍夜色衣衫外是细密的银色软甲,腰侧配一柄长剑,剑柄处没有穗子,这一身极干练凛冽的装扮与他苍白却温和的面庞有着强烈的反差。少年左手轻抚长剑,快步走进殿中,“玉竹参见皇上。”他单膝跪地道,右手撑着地面,头略低,眼微微垂着。“平身。”陆亦桐说着,手微微一摆,殿侧便进来两个宫女端上热茶。玉竹谢恩后便立在殿中,并没有落座。陆亦桐见他如此,侧首看看身边的方海,没有说任何话。方海是个极聪明的人,跟在陆亦桐身边久了,自然知道了脾性,无需多言,一个眼神便可心领神会,他服身行了个礼,而后便领着众人退下,只留了陆亦桐与玉竹二人在殿中。陆亦桐见众人已经退下,拿起茶杯小饮一口对玉竹道“你还是如此谨慎。”说着,他指了指一旁的椅座“他们都走了,你便坐着说话吧。”玉竹又行礼后才在放了茶的另一边落座。陆亦桐见状,冰山似的脸上微笑了下,他抬起头看了看玉竹,“你从来都是这般小心翼翼,我还真有些怀念过去和你们一起习剑骑马的时候。”玉竹亦微微笑了笑,嘴角的梨涡让他的眉眼显得更加温润,“那时少不经事,如今,您为天子,我为臣子,理应如此。”陆亦桐摇摇头“你看玄芝,他还似过去那般,有那一股子少年气,你啊,就是喜欢故作老成之态。”“皇上说笑了。”玉竹说罢将笑容收起,脸色忽的变得严肃,眉眼将温柔收起,眸子上蒙了几分清冷“臣此次前来是为崎王一事。”“哦?”陆亦桐嘴角笑容愈深,眼中透着诡秘,右边眉角轻挑“我那位温文尔雅的哥哥又如何了?”玉竹沉了一沉,缓缓抬起头,眼神却看向了别处“崎王殿下与锦贵人似有私情。”陆亦桐轻哼一声,身形却明显放松下来,他执起茶杯小饮一口道“我当时什么大事,”说着瞧了眼玉竹正襟危坐的样子笑道“你向我禀报事宜不必太过紧张,在无常司主事了这么久,还没把你的胆性练出来?”“若是他人之事就罢了,只是这锦贵人是皇上的……”玉竹还没说完,陆亦桐便大笑道“若锦贵人牵扯进来,最后定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是怕我成为众人的笑柄,”他说罢,笑容一凛,脸上露出几分狠绝,眼睛向前望着“我不在乎他人怎样看我,你知道的,玉竹,我不在乎,我甚至本不想做这个皇帝,只是,父皇将国家交付于我,我不能看着岚国毁在我手上。”陆亦桐嘴角勾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我不仅不惩处锦贵人,还要给她以盛宠,让她成为锦妃,成为后宫之中位份最高的后妃。”“皇上这是要麻痹锦贵人。”玉竹道。陆亦桐沉吟了一下,“我父皇是开国皇帝,根基刚稳便殁了,兄长顽劣,开国之臣正值壮年且手握兵权,我年少登基,成为众矢之的,不知道多少人想将我除掉,”说到这里,陆亦桐深深呼出一口气,眼中锐利却又深了几分“我必须将他们连根拔起永除后患,否则,国将不保。”玉竹轻叹一声“朝中众臣之中,佑丞卿大人似是可靠之臣,只是其姐卿氏曾入宫为先皇后妃,当时诸事繁杂,因而臣实在无法分辨卿大人对皇上的忠心。”“卿轩辕,”陆亦桐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虽已过去十年,但那到底是至亲之生死,他怨我也是应该的,但是,卿轩辕对我是绝无二心的,”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而后又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口说无凭,只是自己如此认为罢了,但在现在看来,若卿轩辕对我早有杀心,他的机会最充足,也大可不必在皇兄与我之间选择将我推上皇位,还把卿清留在我的身边,卿清可是他唯一的女儿。”玉竹听到这里,抬头道“臣忽想到一事。”“你说便是,”陆亦桐抬抬手“你我之间不必这般拘着。”“若皇上要予锦贵人盛宠,那么容妃娘娘那里……请您定要安排妥当。”陆亦桐笑笑“放心,卿家是我最重的砝码,我自然会小心对待,至于段将军,无子却手握重兵,也可一用,只有那佐丞许龄安,我倒是要看看他的本事了,他是文臣,想要夺位,定要有武将相助,亦或是……”陆亦桐慢慢喝了口茶才接着缓缓吐出两个字“敌国。”玉竹搭在扶手上的指尖忽然一扣,骨节泛出青冷的白“若是真的,那便也太胆大包天了,臣定派人查清。”陆亦桐抬手,从桌角的折子里抽出一本墨色奏本。“黑无常?”玉竹认得那奏本,黑封暗纹,如乌云压顶一般,那是专属黑无常的奏折,亦有人称之为“无常命簿”。朝中无常分为黑白两派,白无常在明,世人皆知,白无常主亦称七爷,掌生,见其或有一生;黑无常在暗,无人知晓,黑无常主亦称八爷,司灭,见其必死无疑,其手中各有黑白无常簿,无常司主可直接面圣。陆亦桐将黑无常簿打开,取出一封书信递给玉竹。玉竹接过信件,才看了两行,惊愕就溢出眼眶。“起初,我也没想到许龄安恨我至此,竟要通敌叛国。”陆亦桐即便这样说着,神色却还是如常,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语气也是淡淡的。“北原王关山曜性情狠烈,许龄安一介文臣怎敢与他为伍,”玉竹稍沉了一下,忽而抬头,“除非……”他的想法让他自己都不敢说出口。陆亦桐点点头,用手指轻敲了一下桌角“除非他已与崎王结盟。”玉竹的心沉到了谷底,若崎王与许龄安和关山曜已结成同盟,那么朝中之臣或许一半已有了异心,玉竹已不敢再想下去,他将信放于桌上道“或许只是猜测,待臣查明。”陆亦桐定定的看着玉竹,一字一句道“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玉竹从殿中走出,雨点却先他一步落了下来。“已经变天了啊。”他自言自语着伸出手,想要去接那些从屋檐落下的水珠。他的手刚伸出去,一柄伞却撑了起来。“别弄湿了衣裳,容易着凉。”说话的是陆亦桐口中那叫玄芝的俊朗少年,其实用俊朗一词形容玄芝并不恰当,应当是俊美才是,那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镶着一双含波的秋水目,鼻梁高挺,唇如少女般红润,乌黑的头发柔软如丝却束的松散,额前系一条暗灰银纹发带,几丝碎发散在鬓边,虽是男儿,却有着倾城之色。玄芝一手撑伞,一手将玉竹执着的手放下,他从袖中拿了一方帕子递给玉竹“快擦擦手。”玉竹看着玄芝,淡淡道“从哪弄来的伞?”说着看了看帕子上绣着的蝴蝶,顿了顿又道“还有这帕子。”玄芝笑了笑,向门口使了个眼色“我看变天起风了,怕是要下雨,所以问方海公公借了把伞,”说罢还向站在店门外的方海招了招手,这才又道“帕子是我去拿伞的时候一个小宫女塞给我的,我想着说不准会有什么用处,所以就留着了,没想到正好你就把手弄湿了,嘿,你说巧不巧?”玉竹听罢,转身对方海微微施了个礼,而后看看玄芝,无奈的摇摇头却轻声道“走吧。”“哦。”玄芝见玉竹脸色不太好,便撑着伞乖乖跟在玉竹身边,还不忘向方海挥手道“走了!”方海也抬了抬手,见玉竹与玄芝走过转角,这才回到殿中。陆亦桐手里拿着串碧玉珠颗颗捻着,眼睛微闭,呼吸也变得十分轻,殿中安静得出奇,窗外竹叶的沙沙声似乎都变的嘈杂。“锦贵人那边的事办的怎么样了?”陆亦桐的声音十分低沉,但却可以在其中听出一丝玩味之意。方海点头道“皆安排妥当。”陆亦桐的手顿了一顿后才又接着捻动,这次,珠子发出的清脆声响似有些许愉悦之意,他的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妙弧度,而后悠悠的说道“你叫人去和敬事房的人说,今夜,孤要翻容妃的牌子。”二·无常司·黑白无常互为牵玉竹与玄芝出宫后便直接回到了无常司中。虽然此时时候已经不早,但因格外阴涩的天气使得天色比平日更加昏暗,而无常司中的每个人都仍在忙碌着。“叫苏木、川柏、南星、凌霄来房中议事。”玉竹对玄芝说道。玄芝收了伞,将伞立在门边后便去寻人。无常司中众人共事多年,每个人的习性都已相熟,所以找起人来也十分容易。苏木武功极高,此时还仍在武房习武,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苏木,”玄芝晓得苏木在武房里,于是顺手就推开了门“玉竹喊我们去议事。”苏木此时身体背对大门,还没听清来人的声音他便下意识回身出拳,玄芝身手亦是不凡,见状便上身向后仰去,脚尖点地向后退了几步,在苏木拳头伸至极限时,玄芝迅速出掌将苏木的拳一包,身体借力顺势向一侧转动,苏木看清了来人便收了力,玄芝觉出苏木的拳力量渐弱,这才斜瞪着眼说道“苏木,这多少回了?要不是我躲得快,早被你一拳打死了!”苏木额上的汗珠顺着几缕碎发滴下,一双桃花目向玄芝看去,慢慢将拳收起,身形也变得放松下来“你也知道这么多回了?怎么还没学会敲门?”玄芝笑笑,手指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苏木“啧啧,你说说,谁能想到你那么天真无辜的一张脸背后是这么个身板?”苏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衣衫不整,赶忙拾起一旁的衣服披上“你先去,我穿好衣服就来。”“知道了!”玄芝摆摆手便往门口走,临出门时候还不忘把门关上,生怕苏木再把来往的人给吓着。玄芝出了武房便去了账房,川柏精通算法,除习武外的大多数时间都在账房算账,不过,因贪官污吏的账目过于繁杂,他在账房常常一呆就是几个时辰。怕扰了川柏,这次玄芝倒是特意先叩了几下门,在门口轻声道“川柏,你在里面吗?”“进来!”里面响起了一个明亮的男声。玄芝这才推门进去,他四下看了看,单处堆放着的是像小山一般的账本,却不见川柏的身影。“川柏你在哪呢?”玄芝一边问着,一边挨堆在账本后面找着川柏。话音刚毕,川柏便在那众山中的一座后探出头来,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玄芝!我在这儿!”“你今日又在这里闷了一天吧?也不怕憋出病来。”玄芝走到川柏面前随意坐在一摞账本上四处瞧着“雪见呢?”川柏摇摇头,神色却是柔和的“这正巧是华街西巷口卖蒸甜糕的大爷出摊的时候,她闹着要吃,我就让她去了。”“那你先算着,算完这笔就去玉竹那边吧,他叫我们去议事。”玄芝说着便站了起来。川柏应了,埋头拨打算盘的速度快了几分。此时,无常司的厨房已升起了袅袅炊烟,玄芝边走边闻着渐浓的香气,便知道南星定又在厨房里做了什么好吃的,于是脚步又快了几分。南星可以说是整个无常司中最不像无常的无常,无常因常年习武并且常常需执行繁重的任务所以一般都身形修长以便于行动,而南星恰好相反,他虽也如其它无常一样习武,却体型微胖,有一手极好的厨艺,召集无常时,显得最为突出的就是南星,但体型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力,反而因为力量超群而将巨斧使得出神入化,而且他头脑灵活,白古每次议事时最不可缺少的人,就是南星。玄芝走到厨房门口,也没敲门就直接推开了门“今日是做了什么?这么香!”他径直走向灶台,南星正在往灶底添柴,玄芝凑到灶台上放着的巨大笼屉上闻了闻“好像是……包子?”南星头也不抬,他已经习惯玄芝的随意了“你猜是什么馅的?”“牛肉?”玄芝又仔细嗅了嗅“好像还加了芝麻油。”南星嘿嘿笑笑“你小子鼻子还是那么灵,”说罢,掀开笼屉,拿出一个滚烫的牛肉包子放在一片洗净的玉米壳上递给玄芝“尝尝味道怎么样。”玄芝接过包子,来回倒了几次手,又吹了好几口气才敢轻轻咬下一口,香气混着热气立马找到了出口,迫不及待的从包子里钻进玄芝的口中,而那醇厚的汤汁也流出来,带着晶黄的牛油和芝麻油淌过面皮,滴在已经被熏得温热柔软的玉米壳上。玄芝一遍被烫的滋遛滋遛的吸着气,一边又忍不住将流出的汤汁吸尽,他不住地点头称赞“好吃好吃!”即便热气腾地冒了出来,玄芝还是禁不住肉香的诱惑,大口的咬了下去。南星看玄芝爱吃,自然是高兴,他乐呵呵的擦擦手,找了个竹编的浅筐,里面铺上柔软白净的麻蒸布,而后将包子挑了几个个头大的放了进去,等包子晾了晾皮,便又盖上一层。“走吧,”南星收拾好后拍了拍玄芝的肩膀“玉竹还等着呢。”玄芝也不多说,便随南星出了厨房的门,因为他知道,同南星在一起时,不必多说,他便懂。出了门,玄芝几口就将包子吃完,在玉米壳上擦了擦手上的油对南星道“你先去找玉竹,我去叫一下凌霄。”“凌霄?”南星略微思索道“凌霄和繁缕出去了,不在司里。”“和繁缕出去了?”玄芝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又瞬间恢复平静缓缓道“他们近来似乎走得很近。”南星点点头“有段时间了,不过是玉竹在时他们有所收敛,而你又总同玉竹一同进出,所以你知道的不多也很正常。”玄芝一路若有所思,表情却看不出半分波澜。一会儿他们便到了议事的地方,南星一进门便张罗道“来来来,吃个包子,天不早了,你们也该饿了,”边说边拿出包子给在座的人每人手里塞了一个“牛肉馅的,快趁热吃。”大家也确实是饿了,况且和南星也都十分相熟,便自然的接过吃了起来。玉竹见玄芝跟在南星的身后,却没见凌霄,便问道“凌霄呢?”“我看到他和繁缕一起出去了。”南星把浅筐放在一边,也坐了下来。玉竹听后十分平静,拿着包子也吃了起来。待众人稍微填了下肚子,心也静了静,窗外天色逐渐暗了,玄芝便去找了些烛火点上,房中顿时明亮了不少。“佐丞许龄安有通敌叛国之嫌。”玉竹幽幽出口的话像在寂谷中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头。屋内沉寂,大家不知该作何反应。这时,南星说道“想必是黑无常。”玉竹点点头“黑无常劫了许龄安与北原王关山曜来往的书信,证据确凿。”“我和雪见近日查看了近年来户部、吏部、尚书省、吏部的账目,均有漏洞,数额……”川柏停了停,眼睛缓缓看向白古“三千万两不止。”“什么?”玉竹的声音忽然抬高,瞳孔不自觉的紧紧收缩了一下。“这还只是一部分。”川柏道。“查!好好的查清楚!”玉竹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些颤抖“这几年来,天灾频发,赈灾救民之事皆由许龄安管辖,这三千万两是多少人的命!”“我定细细查算清楚。”川柏说道。苏木此时却沉了沉,才开口道“这黑无常到底什么来头?竟能知晓那般机密要事。”众人静默,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若是与黑无常联手,无常司定所向披靡,”苏木轻声缓缓道“只可惜……”南星摇摇头“黑无常与我们并非众人所知那般仅仅是各处明暗,而是相互牵制。”玉竹轻点了下头“没错,我们看似是皇上最信赖之人,只是凡事都有万一,而有了牵制,才能达到平衡。”“若我们细查一番……”玄芝缓声说道“或许可知黑无常之真身。”“不可,”玉竹眼神凌厉“自有无常司以来,晓黑无常者,便只有亡者,你以为没有人好奇过吗?那些朝中要臣更想知晓黑无常到底是谁,但是,凡是知晓的,也都无法再言说了。”南星略思索一下,说道“不过,即便我们不查,亦或有人帮我们查。”玉竹眉头轻皱了下,片刻又舒展开来“你是说……”南星似是知道玉竹心思一般点头道“许龄安一定能将此事办得极好。”听南星如此说,众人神情终于放松了些。玉竹沉了沉,又说道“我已将锦贵人与歧王一事禀于皇上,皇上怀疑歧王亦同许龄安一并与关山曜有所联络,”玉竹环视众人,接着道“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将此事查明。”众人听罢,刚刚放松下来的神情又紧张了起来,大家都能想到此事一经查明的后果是怎样的,若仅许龄安一派叛国,还尚可轻松应对,可若牵扯到了皇室宗亲,而且还是一个曾经夺位的王爷,那事情便棘手了。“皇上要如何处置锦贵人?”南星问道。“皇上要晋锦贵人为锦妃,”玉竹说道“以此让许龄安放松警惕,我们查起来也能少些阻碍。”众人微微点头,心中已然明了。“凌霄那里,今日之事不必同他讲,”玉竹忽然想到什么“他近来与繁缕走的太近,而繁缕……”“若丝毫不说,凌霄必定起疑。”玄芝说道。南星道“那便只说皇上疑心赈灾银两账目吧,近日川柏不是也一直在查账吗?正好顺水推舟。”玉竹听罢应允后又说道“繁缕亦要查一查,近来我总觉得她有些地方不对劲,”玉竹环视众人后对玄芝道“此事你去办,你在坊间的那些朋友可以用上一用,该如何做,你自己看着办,但一定不能让他人起疑。”玄芝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包在我身上!”玄芝虽看似纨绔,但在执行任务时却是非常谨慎,又因他时常去酒坊喝酒,因此交际甚广,有些常人不可知的消息对玄芝来说却是可以轻易到手的。“川柏尽快查清账目,苏木和南星调查歧王与关山曜一事。”玉竹将任务分配下去,至于如何做,他并不做过多干涉。众人领命后便各自安排去了,玄芝倒是待众人走后,不发一语,转身对玉竹伸出右手。玉竹似是懂得一般,他无奈的摇摇头,从钱袋里拿了些散碎银子想数一点给玄芝,不料玄芝眼疾手快将那钱袋直接拿了过去“够了够了!这么客气干嘛!”玄芝一边将银子装好一边笑嘻嘻快步往门口走着。玄芝走到门口,忽而停住了脚步,他停顿片刻,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道“皇上盛宠锦贵人,清清那里……”“皇上已安排妥当,你不必担心,”玉竹叹了口气“玄芝,有些人就不要再想了。”玄芝忽然转头对玉竹笑道“只是一同长大似是兄妹一般总是担心罢了,”他颠了颠手里的钱袋,朝玉竹挥了挥手便跑走了,边跑边说道“我一定省着花!”玉竹摇摇头,无奈的笑笑,他总是拿玄芝毫无办法。转过身去,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窗外天色渐黑,众人亦散,他忽觉得内心空旷,却又对自己这一闪而过的心情感到恍惚。“无常无心。”世人皆语。三·华街·倾梦楼中偶得言酒阁红馆中人声鼎沸,即便是下着大雨也挡不住那些酒客。倾梦楼的门前倚了无数把伞,那是华街上最大的酒楼,玄芝走到这里亦停住了脚步,将那柄黑伞放于其中。“哟,贵客来了!”一声娇滴滴非要叫人酥掉了骨头,说话之人正是这倾梦楼的掌柜——朝颜,这倾梦楼之名正是因人口口相传其貌“倾城倾国亦倾梦”而得,由此可见其容颜之绝色。此刻,朝颜一见玄芝进门来便盈盈一笑,招呼店中小二道“拿坛好酒来,还有两斤牛肉和一碟脆花生。”“我这么久没来,掌柜竟还记得我爱吃的。”玄芝笑着摘下身侧巨剑递给朝颜。巨剑沉重,一般人双手才可勉强拿起,而朝颜却一手接过,面色如常,她掂了掂这柄剑,歪头挑了挑眉对玄芝嗔道“早叫你换柄剑你偏不听,这剑如此重,你整天佩着也不嫌累得慌。”说罢,将剑给了一旁经过的小二。小二看这剑似是比寻常的剑大了些,但又见朝颜只一手轻轻拿着,便也单手去接,朝颜松手时,巨剑的重量全入了小二的手,而这店小二却并非习武之人,但也觉出这剑重的不寻常,便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承这份重量,谁知他重心不稳,咣当一下跌在了地上。这巨剑落地声本就不小,再加上人仰酒翻,人们的视线自然被这巨响吸引。玄芝见状赶忙走过去将压在小二身上的巨剑拿起,又伸手去扶他起来,玄芝拍拍他身上的灰“这事不怪你,打碎的东西我来赔。”店小二忙不迭的拱手感谢,他工钱本就低薄,光这打翻的酒水就够他赔好几个月的工钱了。“这剑可是皇上亲赐的,金贵着呢,你也敢跌了?”酒客中有人趁着酒劲边看热闹边吆喝道。“他是新来的,自然不知晓。”另一人道。“这剑寻常人可拿不动,下次再接可要小心了。”“就是啊,不然当心脑袋不保啊!”店小二听酒客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然是吓坏了,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子默重重的叩了好几个响头“官爷!您饶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玄芝赶紧上前想让他起来,可他执意跪着,将头伏在地上,玄芝看着周围,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而后慢慢蹲下,轻轻拍拍店小二的后背“他们吓唬你呢,一柄剑罢了,我都不知道跌过多少次了,刚刚说话之人也都把玩过,脑袋不还是好好的?”小二听罢,这才敢缓缓抬起头来。一旁的酒客抚掌大笑“要么说你是新来的,这位官爷虽在无常司任职,可确是个纨绔中的纨绔,就连那歧王都不一定比他风流呢!”“要不是银两不够,这永安城的酒都不够他一个人喝的。”玄芝倒也不恼,而是对他们笑笑“你们再扯这些谎,我下次可要叫上玉竹一同来了。”“别别别。”众人一听连忙摆手。其中一个喝的多的借着酒劲含含糊糊道“七爷要是……来了……这喝酒就成了……就成了打哑谜了……”“就是就是,”他人连忙附和“七爷那么正经的人,也不适合这里不是?”众人听罢大笑,玄芝见大家也都闹够了,氛围刚好,便转头对店小二道“你快起来吧。”店小二听罢连忙又叩了几个头才起身。“玄芝,几天不见你来喝酒,时不时又有了什么大案子?”靠近楼柱的酒桌上,一个着锦衣的人冲玄芝招了招手。玄芝抬头望去,原来是段家的管事孟桑,他们很是相熟,玄芝便走到了那人的酒桌坐下来。段家是武将世家,段沥泉与佐丞许龄安、右丞卿轩辕同是开国之臣,立下赫赫战功,其膝下育有一男二女皆身手不凡,段沥泉的独子段雁翎骁勇善战,是陆亦桐钦点的岚国第一虎将,却在与北原王之子关山月长对战时被暗器毒杀,段沥泉此后一蹶不振,也不再让家人习武,自己甚至是每日吃斋念佛,再无开国大将的半分影子。“能有什么事?平常不就是歧王惹出的那些乱子,偶尔还有卿家、许家,再加上你们段家偶尔有些小打小闹之类,”玄芝抬眼看着孟桑道“那些事,你们知道的比我们知道的多,我们就是等事情过去了去扫尾的,不过这次啊……”玄芝左右瞧瞧,却并没有接着说下去。孟桑见玄芝这般,偏是来了兴趣,他给玄芝倒了杯酒“往下说啊,这次如何?”玄芝将酒杯握在手中,上身往前倾了倾,桌上的人见状便也将身子向前探着,玄芝又左右看了看,才小声道“你们可知道我们无常司的繁缕?”“繁缕?”桌上的人有的神色略显迷茫。“我知道啊,”邻桌一人耳朵倒是好使,他凑了过来道“不就是你们司里长得最有异域风情的那个吗?”“异域风情?”玄芝脸上笑笑,却已将这句话记在心里“这从何说起啊?”那人笑道“我家中有些生意在北原,见过不少北原人,我初见她时便觉得她的眉眼和北原之人有些神似,生的颇有味道,后来见她巡街才晓得她叫繁缕,实在是一个美人。”“可惜啊,无常司禁情,若是娶这么个美人回家,倒还颇有情趣。”有人打趣道。玄芝听罢,凛然装出一副不悦的神情“你可休要打她的主意。”“哦?”孟桑挑眉笑道“莫不是你……”“别提了,”玄芝仰头将酒一口灌下皱眉道“无常司禁情我当然知晓,可这情总有情不自禁之时。”“七爷可知晓?”孟桑又将玄芝的空杯斟满“这若是在寻常百姓家,年轻男女你情我愿倒是小事,在无常司怕是少有的大事了。”玄芝皱着眉,一边叹气一边摇头“玉竹并不知晓,我想着,他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孟桑点点头,桌上亦有人问“那你打算怎么办?”玄芝沉了沉,苦笑道“无常司众人皆为孤儿,不知来自何处,更不知父母家人,但……但我们总是有个来处的,”说到这里,玄芝又饮下一杯酒,眯了眯眼,一边摇头一边缓缓道“我想娶她,我想同她脱离无常司,八抬大轿明媒正娶。”众人哗然,有人赶忙说道“你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是啊,玄芝,你这又是喝多了酒吧?”“你一定是说酒话,可别真做那傻事。”大家七嘴八舌的劝道,一边说着,一边将玄芝手边的酒坛拿到了别桌。“如何使不得?用真心换真心的事,如何使不得?他玉竹没有心,我也没有吗?”玄芝将头低下,装作懊恼的样子“本以为你们会和无常司里的人不一样,没想到还是说着那些什么无情之类的话。”众人虽为酒客,但和玄芝相处时间长了便知晓对方的脾性,他们知晓玄芝若认准了一事定会执意为之,到时候指不定会惹出什么大乱子,于是纷纷劝道:“玄芝你想想,你和七爷亲如兄弟,你这样多伤他的心啊。”“是啊,玄芝,现在正是事多的时候,你也要为无常司考虑啊。”“你还是要好好考虑的,你想想,你说你要脱离无常司明媒正娶,且不说脱离无常司的事,这繁缕姑娘无父无母,你如何明媒正娶?”众人想着法子让玄芝放弃想法,而这却正中了玄芝的下怀,他等这句话等好久了。“我可以找,”玄芝低声道“繁缕是个好姑娘,我得……我得拜见过她的父母,她那么好的姑娘,怎么能随便嫁人呢?对,我得先找到她的家人……”玄芝口舌打着卷的说着,便要离座。“年轻人,别找啦,”一位衣衫褴褛满头银发的老者忽而出现在玄芝身后,将他慢慢按回座位“她不是你的良人。”玄芝楞了一下,他心中明白这老者定知道些什么。“这如何说起?”玄芝问道。“这……”老者顿了顿,眼珠不自觉的转了一圈,这才道“我不过是晓得一点面相之术,瞧着你们二人在面相上并不般配,况且刚刚有位小兄弟说那姑娘长相颇有北原之感,北原人的长相与我们的本就不相配。”“原是如此。”玄芝道,他知晓这老者不过是临时瞎编了个理由糊弄他,而他慌张的表情虽只停了片刻,却恰好表明他定知晓一些内情,而他既然找了其他理由,那么定是真实之事不便说出,因此,玄芝也不再往下问。“是啊是啊,你俩光两情相悦也不行啊,还是要找人好好算算,这可配之人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要听得老人言。”他人见玄芝情绪稳定了些,便都附和着老者的话。“刚刚是我失态了,扰了大家的兴致,我自罚三杯,”玄芝知道此时若再不将话题收回,大家便都不好收场,于是站起来,将放在邻桌的酒拿起,连饮三杯“今日的酒我请了,大家喝尽兴。”话音刚落,欢呼声已是一片,玄芝趁着宾客乱象之时,装作结账的样子走到朝颜身边,他将钱袋放在桌上,低语道“刚刚那个老爷子是何人?”朝颜一手翻着账本,一手熟练的打着算盘,此时并没有抬眼,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她早已记在心中“那是余老爷子,歧王府上的一个杂役。”“歧王府中的杂役?”玄芝的眉头皱了皱。“是啊,”朝颜点点头“他是这里常客,但向来都坐在一旁的,这是他第一次同你讲话,你不认得也是自然。”说着,朝颜伸手指了指靠门一侧的一张酒桌“就是那里,他向来都坐在那里。”玄芝看了看朝颜手指的地方,那里虽是在门口,却是一个让人极易忽略的位置。“你派人盯好余老爷子,”玄芝眼神忽然变得凌厉,却缓缓沉声道“放出夜枭,以余老爷子为线,查繁缕的底。”夜枭是子默放在朝颜手下用来查常人不可查事之人,平常之事从不启用,用则将出大乱,朝颜深知此理,她抬头看着子默愈深的眉心,却不知为何要查这无常司中之人。玄芝明了朝颜心中所想“无常司可能有内鬼,”他说道“繁缕,或许有什么问题。”“无常司挑选之人向来清白,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朝颜道。“我不能放过一丝可能。”玄芝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表情立刻又变回了刚刚酒桌上的混沌之感,一边眼神迷离,手还搭上了朝颜的肩膀,他嬉笑着,口中却十分冷静的说道“叫人送我回去。”“你瞧瞧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朝颜脸蛋红扑扑的,她扬扬手,两个小二,她便将子默的手交给了二人“快把玄芝送回家去,他若是误了什么事,玉竹还不得把我这小酒楼给封了。”那两个伙计似是司空见惯一般,熟练地一人一只胳膊将玄芝架起来出了门。二人将玄芝送至他临近华街的家中,将他安顿好便离去,待脚步声远了,玄芝微微睁眼,他眼珠转动,仔细查看着黑漆漆的屋内,觉四周无人,这才将眼睛完全睁开,他坐起来,并没有点灯,只是舒展了下筋骨,坐了一会儿,便起身。他小心的走到房门边,屏息静静听了听门外的动静,四下无声,他脚步轻悄,反身走到门对面的墙边,自右侧的柜边沿着墙向左走。“一,二……”他在心中数着,待数到第九块砖后,慢慢蹲下,用手在墙边用巧劲一抠,地砖随着“咔”的一声变得松动,玄芝双手用力的将那地砖抬起,一股冷风忽起,露出了黑漆漆的密道。繁缕身上究竟有怎样的秘密?锦贵人为何不顾皇上却与王爷有染?歧王为何要夺江山杀亲弟?余老爷子知道什么内情?向来忠心的白无常为何在房中留有密道?耳听眼见中的真真假假究竟怎样分辨?人心无常,世事无常。起点中文网《无常秘事》向你道尽人心叵测。其实我就是画未菇凉啦~哈哈~欢迎和我一起讨论后续发展,说不定角色在下一秒会因你而生亡,本来的玻璃碴子也因你化成糖。么啾~在起点求个关注收藏哦~日更日更~爱您~哇~我上榜了竟然!评论看得我好有动力,今天又是好好码字的一天哦~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