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儿童园地 > 正文

有哪些文笔好比较甜的言情小说

稿件上传:小说洞错房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20-01-05 17:55:38 
7.5日已更~推荐一本又甜又有趣的言情小说~“冷,好冷……”陆曼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呢喃道。不就是失恋宿醉了吗?难道连家里的暖气都要欺负她?这么想着,她强撑着身体想要起身去看看,可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头也疼,一定是病了。身边的位置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有被子搭在了她的身上。可是那被子却硬邦邦的,半点也不暖和。“他么的,等老娘好了,一定要把上次看上的那蚕丝四件套买下来!陈飞宇,你算个屁!”听见她这些胡言乱语,帮她盖被子的人手指一顿,幽深的眸子里露出了一丝诧异。“蚕丝四件套?”只是,话音未落。女人已经嘟囔着靠了过来。梦里的陆曼正朝着一个温暖的炉子快速的奔跑过去,她抱着炉子,使劲的将自己贴在了炉子上。暗夜中的男人被这样的主动,激的浑身僵硬,他伸手想要抱住她,可最终在触碰到她的时候,又收了回去。终于,在温暖中,陆曼沉沉的睡去。翌日,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头还疼着,她强撑着坐起身,用脚趾头勾了勾床边的拖鞋。一下,没勾到。两下,还是没勾到。难道又是阿黄把她的拖鞋叼走了?她没好气的睁开眼睛,嘴里嘟囔着。“阿黄,等我抓到你,你就……”话音未落,她嗷的一声,尖叫出来。“这是哪里?”眼前,根本就不是她那个小公寓的地板,而是一片泥土地。而这个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土墙房子,也根本就不是她千辛万苦买来的小公寓!这里最值钱的一样家具,就是她刚才下来的破床!床上的男人被她吵醒了,惊诧的睁开眼睛看着她。“小曼?你怎么了?”“啊!!!”陆曼又是一阵尖叫,“你是谁?”男人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感觉怎么样了?”陆曼一把挥开他的手,“我什么怎么样了?说!你是谁?你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男人这才坐起身,眼神狐疑的看着她。“你是我娘子啊,我从山里把你捡回来的!”天雷滚滚,陆曼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重新趴回床上。“做梦,做梦……”男人凑近听了听,下一秒,他嘴角抽了抽。起身给自己穿上衣服,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自我催眠的陆曼。他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舍。他握了握拳,随即又松开道。“如果你实在是想离开我的话,等我去卖了那些山货,就回来和你和离。但是你,不要再寻死了!”说完,他就迈步走了。等他走远了,陆曼才抬起头,眼前还是那个一眼就能看到头的破房子。仔细一看,屋顶还黑黢黢的。一阵风从破了洞的窗口吹进来,就能感觉到墙上的土块往下掉。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屋子真是够脏乱啊!一地的垃圾和土块,也就昨晚那张床勉强能坐人。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啊?她不过是亲眼目睹陈飞宇出轨了,手撕了一顿渣男,之后去买了个醉。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鬼地方?正想着,门口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声音。“老三媳妇,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挺什么尸?别以为寻死觅活的就不用干活了,还不起来做饭!!!”陆曼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人暴力的推开。一身横肉的老妇人唾沫喧天的撞进来,“是不是死了?要是死了正好,我赶紧叫人抬了去扔了。”陆曼冷眼看着眼前的老妇人,皱了皱眉。“你刚才是在叫我?”她的眼神有些冷,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老妇人。一身粗麻布的布裙,头发被木簪子挽在脑后。这下子,她是真的确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叫你怎么的?你别以为老三护着你,你就能上天了!你现在为了和离寻死,你以为老三还会护着你!”说完,她狠狠的在陆曼的胳膊上掐了一把。陆曼猝不及防,倒抽了口凉气。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一个反手,将老妇人摔了个倒栽葱。摔完之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了。她是学过跆拳道,但是用来对付这么个老人家,似乎不太好。正想着要不要将她扶起来,老妇人已经逃命似的飞了出去。等跑远了,才哇的一声嚎出声来。好在,现在是上午,家里并没有其他人。陆曼重新重新倒在了床上,心下一阵迷茫。但是这种文青的小悲伤没有持续多久,她便被从窗口一拨一拨飞进来的苍蝇打败了。她无力的看着面前脏成垃圾场的房子,算了。反正现在也回不去了,不能让苍蝇给烦死了吧?她陆曼别的本事没有,但是随遇而安的精神还是很好的。要不然,一个孤儿怎么能在大城市里拼搏下去?最后还有房有车?说干就干,她挽起袖子拿起了抹布。桌子上不知道是几天的碗筷了,也没有人收拾,她捏着鼻子把那些东西先找个破盆收拾了。然后把桌子,柜子,板凳,全都擦洗了一遍。最后是扫地!看着小山一样的一堆垃圾,陆曼在心里叹气。也不知道原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可以邋遢成这样?她并不知道,原主就是不待见这个丈夫才这样糟践自己的。整整花了一个上午,她才将这屋子给打扫干净了。可是,为什么,那苍蝇还是围着她?她低头闻了闻才发现自己身上都馊了……差点吐出来,她去破床旁边那个破橱里面翻了翻。,竟然翻出了一件新衣服。真想不到,这破家竟然还有新衣服?想到早上男人说的话,原主似乎是因为想和男人和离,所以才寻死。然后,让她占了便宜,魂穿了过来。只是,她都对那男人那么差了,男人还给她做新衣服。而且,昨晚虽然迷迷糊糊的,她也感觉到给她盖被子的就是那个男人。说实话,跟陈飞宇那个渣男比起来,这男人靠谱多了。陆曼将衣服换了,又将那些收拾下来的碗和衣服拿去洗了。院子里有井,陆曼洗衣服的时候,一个精瘦的女人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一双三角眼,吊梢眉一看就是个刻薄的。她一边走着,一边磕着瓜子。瓜子皮也不收好,一路散过来。看见陆曼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簇新的细棉布裙子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了一丝嫉妒。“吆,陆氏。你不是要和老三和离吗?怎么还穿他给你买的新衣服?”“和离怎么了?就算和离我现在不是还没走呢吗?”陆曼毫不示弱。早上被陆曼吓走的老妇人陈李氏这会儿,听见大儿媳妇赵氏出来了。顿时来了底气,从里间走了出来。“对,你不准穿我们老陈家的衣服!老大家的,你来,把她衣服给我脱下来!”“谁敢!”陆曼可不是好欺负的,要不然在孤儿院里早就被人欺负死了。她眼睛一瞪,和之前那个半死不活的陆小曼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老妇人顿时缩了缩脖子,想到早上被那么一摔,还心有余悸。赵氏却是不知道的,还当她是之前随便被他们怎么骂都不还手的陆小曼,伸手就要来扯她的衣服。陆曼反手一甩,正要动手。身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大嫂,你干什么?”6.26更~三、早上天色不好,陆曼根本没有看清楚男人的样子。这会儿,在阳光下,眼前的男人剑眉星目,长的倒是挺耐看。尤其是,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在阳光下散发着光泽。说完那句话,他来不及放下手中的筐,便走过来像是护崽一样直接将陆曼挡在身后。“大嫂,我早就说过,谁也不准欺负小曼。”赵氏还是有些怵这个三弟的,这会儿听见他开口,她便讪讪的停下了动作。倒是陈李氏,看见了陈子安回来,一上午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她双手一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闹起来。“子安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她都要打死你娘了啊!”陈子安皱了皱眉,“娘,小曼身体都还没好,怎么会打你呢?”“只有你相信她身体没好,我看她不要太好!”陈李氏一边哭着,一边将自己的裤腿掀开,果然膝盖上青了一小块。“我不过是叫她做早餐,她就把我打成这样!”陈子安这才看向陆曼,“你真的打娘了?”陆曼扁了扁嘴,“是她先掐我的,我只是正当防卫!”卖惨而已,谁不会嘛。说着,她也将胳膊掀起来,一大块青紫暴露在陈子安的眼前。陆曼本来就白,这样一对比,比陈李氏的严重多了。陈子安虽然不知道正当防卫又是个什么新词,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判断。只是晚辈不言长辈过,只好先转移话题。“娘,我先扶你起来。”“我不起来!”陈李氏哭的更大声了。“养个儿子有什么用?还不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大伙儿都来看看,这样的女人要沉塘了才好!”一边的大嫂赵氏见状,提醒道。“三弟,你看娘都伤心成这样的了,你今天卖了山货,难道还不孝敬一下吗?”陈子安闻言,皱了皱眉。好一会儿,才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递给陈李氏。“娘,今天就得了这么多银钱……”听见银钱,陈李氏的大嗓门戛然而止。她一把揪过荷包便拐着小脚,走了回去。赵氏跟在后面,目光又落在陆曼的新衣服上,“三弟,你们真的要和离?那这衣服……”话未落音,便听见那边陈李氏尖着嗓子吼起来。“老大家的,还不赶紧过来做中饭!一天到晚溜溜达达的,指望谁呢?”赵氏翻了个白眼,转身走了。陈子安这才看清楚,陆曼今天的打扮。很清爽,很漂亮!她身上这件细棉布的裙子,是他们成亲的时候,他给她买的。但是她从来没穿过,今早说要和离了,她终于拿出来了。看样子,能够离开他,她的心情真的很好呢。陈子安眸光黯了黯,“对不起,早上说卖山货的钱给你和离之后过日子的,现在被娘拿走了。我现在再去山上打猎,明天拿去卖。”“不必了!”陆曼一把拽住了他的手。柔弱无骨的小手,像是一团棉花一样包裹住他的手。这还是第一次陆曼主动拉他,陈子安忙转开头,脸颊上露出了可疑的红晕。这古代的男人,还真的是纯情啊!明明刚才挡在她面前的时候,很有男子气概的。谁想到,牵一下手,就脸红?6.27更~陆曼心下好笑,但是心里却生出了一丝感动。都要和离了,这男人还想着给她攒钱以后过日子?这比现代那些,千方百计在离婚的时候,转移财产的渣男简直就是一天一地啊。原主是瞎了吧?这样的男人还不要?陆曼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我不想和离了,成吗?”陈子安一愣,麦色的脸上泛起了激动的神色,“你说什么?”“没什么!”陆曼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是真的傻啊。她都说的那么明显了,他竟然还傻乎乎的。“我听到了!”陈子安还算是机智,慌忙拽住了她的手,从身后抱住她。“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陆曼有些别扭的动了动,“我现在还不太习惯……”“没关系!”陈子安忙放开她,转身想要回房间。走了两步,又退回来,小心翼翼的牵了她的手。这一次,陆曼没有动,由着他了。即便是这样,陈子安还是高兴的傻笑了起来。到了房间,看见房间里被收拾的焕然一新,陈子安更加的激动。“娘子,你……”陆曼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慌忙被开头。“我只是,反正我也不走了。总不能每天在垃圾堆里过下去吧?”陈子安眼前一亮,“娘子,你变了。”陆曼心下一咯噔,变了是什么个意思?他看出自己是假货了?这男人火眼金睛吗?陆曼越想越心虚。“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不爱干净的人。那时候,只是你还不想和我过日子,所以才故意那样的。”原来是这个,陆曼差点被他吓死。只是,这男人什么意思?很喜欢以前的陆曼咯?她突然心里有些别扭,“那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陈子安傻笑,“我喜欢想和我过日子的娘子。”这还差不多,陆曼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孺子可教。”陈子安一把揪住了她的手,“娘子,不可摸男子的头。”他一副很认真的样子,陆曼却偏偏不是个听话的。不让摸,她就是要摸。只是这陈子安个子太高了,她没摸到,还没他直接压到了。“不让摸就算了……”她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陈子安却突然小声道,“如果娘子实在是喜欢的话,以后只可以晚上摸。”陆曼,“……”没想到这呆子还会撩妹咯,她这是赚到了吗?正想着,外面响起了一声怯怯的敲门声,“三叔,三婶,爷叫我来叫你们吃饭。”陆曼这才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红着脸别开头。陈子安倒是淡定,他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便应道。“来了。”陆曼走出来的时候,看见门口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正站在那里等着,她不由的生出一丝怜惜来。陈子安率先开口,“荷花,你不用等我们。”“没事。”紧接着,她稍缓了两步,捏住了陆曼的手。“三婶,奶生气呢。娘说,让你小心。”陆曼冲她感激的笑了笑,看样子这荷花应该是陈家二房的孩子。这一笑,倒是把荷花给惊着了,“三婶,你真好看。”6.28更~陈家吃饭和普通的古代老百姓一样,都是男女分开的。陆曼跟着陈子安进去的时候,外间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上首的是陈老汉,常年劳作,看起来比陈李氏老很多。手里捏着一个烟袋,正吧嗒吧嗒的抽着烟。下首看样子依次应该是陈老大,陈老二,以及一个十来岁的男丁。陈子安在空着的位子坐了,荷花则是拽着陆曼去了里间。里间人就多了,第一眼就是陈李氏,然后是陈李氏身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和陈李氏看起来很相似,想来是陈家的小女儿。再然后依次是,赵氏,还有个陌生的女子,应该是二媳妇刘氏,也就是荷花的娘。还有个比荷花大点的丫头,挨着赵氏,应该是赵氏的女儿。陆曼挨着刘氏坐下来,两人相视一笑。二房的人,给她的感觉都还不错。大嫂赵氏见状酸了一声,“不干活的人,吃饭还要人等。”很显然,陈李氏也是这么认为的。她狠狠的剜了一眼陆曼,正要说话。陈老汉在那边道,“开饭吧!”陈老汉在这个家里是个权威的存在,他一开口,陈李氏便噤了声。只有旁边的陈小姑哼了一声,表达了她的不满。赵氏这时候却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快速的朝着桌子中间的窝头筐伸手过去捞了一个放进女儿的碗里。“桃花,快吃。”桃花也不矜持,拿起来就塞进了嘴里。这样一看起来,娘俩还真的是很像了。一边的陈小姑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饿死鬼……”赵氏准备拿第二下的时候,被陈李氏狠狠的拍开了。“抢什么抢?哪天没给你吃?”赵氏嘶的一声,捂着手,不甘心的瞪着那个筐子。陈李氏从筐子里捡了一个窝头丢给她。她拿起来,便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陆曼一阵汗颜,以前在孤儿院都没见过这种阵仗,简直是大开眼界啊。正想着,一个被撕了一半的窝头丢在了她的面前。她震惊的抬起头,便听见陈李氏小声的呵斥,“老三媳妇?你有意见?”陆曼没吭声,倒是陈小姑,面前堆着好几块窝窝,还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三嫂,你可几天没干活了,有半块窝窝很不错了。”陆曼冷眼瞧着陈小姑,整个家里就她最白净,穿的最干净。她没干活是因为病了,那她呢?正想反驳,旁边的刘氏冲她摇了摇头,凄苦的脸上带着一丝关切。刘氏也比她好不了哪里去,不仅是她,连小荷花也都只有小半块窝窝。陆曼终于忍不住了,她冷笑一声。“我没干活就算了,二嫂和小荷花呢?难道她们都不干活的?”陈李氏顿时瞪了眼,“下不出蛋的母鸡,还配吃东西?”陆曼简直要炸,这种话要是在二十一世纪,会被人骂死吧?“小荷花不是孩子?”“丫头片子算什么孩子?只有男丁才可以传宗接代!”陈李氏说的理直气壮的。这话大概是戳在了刘氏的痛处,她慌忙拽住了陆曼。“求你了,三弟妹,你别说了。”陆曼皱了皱眉,看着她凄苦的样子,终究是不忍心了。毕竟,她的观念和古代人不一样,她的理念就是,过不了就离。可是,刘氏一看就是传统的女人。估计,也就是这样才会被欺负成这样吧?倒是小荷花,看见陆曼勇敢的样子,眼睛里都是光彩。陆曼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跟着这样的娘,这孩子也很可怜。啧,万一自己将来也有了孩子,不会也这样吧?这么一想,陆曼坐不住了。既然打算在这了,还得为以后做打算啊,这样的家庭怎么呆的下去啊?更新啦~陆曼有些嫌弃陈李氏,最后也没吃那块窝头。只喝了一点可以看见人影的稀粥,再加上晚上的菜也很简单,就是青菜萝卜的,里面连点油腥都不见。只萝卜里面有几块肉,都被赵氏,陈李氏几人快手抢光了。回去房间之后,陆曼就饿了。可是,这房间里空荡荡的,想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正郁闷着,陈子安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瓦罐,“小曼,我拿了热水进来。”“哦!”陆曼饿的没心情,陈子安便放下盆子走过来。“小曼,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陆曼摇了摇头,陈子安还是不放心又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见她真的没事,才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物什放在了陆曼的面前。“吃吧。”眼前赫然是两个完整的窝头,陆曼突然胸口一暖,“这是你的吧?”原来,刚才她和陈李氏的争端,陈子安都看见了。“我吃了很多粥很饱了,你吃吧。”陈子安说完,便去外面拿毛巾。陆曼忍不住吐槽,那粥照镜子都嫌太稀了,吃了很多有什么用?不过,对于陈子安的好意,她还是很受用的。这样原生态的好男人,简直绝种了啊。等陈子安进来的时候,一个窝头递到了他的嘴边。“一人一半。”陈子安摇头,“不……唔……”窝头已经被塞进了他的嘴里。“陈子安,我告诉你。我既然决定和你过日子了,以后咱们可就是相依相伴的关系,我可不需要你为我牺牲!”陆曼这番话是真心的说的,她从来不想做一个依附男人的可怜虫。只是,说完之后,看见陈子安震惊的额眼神,她有点心虚。难道是,装.逼太过了?正想着,陈子安突然傻笑了起来。“小曼,你心疼我。”陆曼,“……”呆子!不过,呆子也有呆子的好处。最起码,他淳朴又纯情……洗完澡,两人便到床上去了。因为决定和陈子安过日子了,陆曼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了。陈子安倒也很守规矩,没有做什么不轨的动作。陆曼静下心来,想起了今天的事情,便忍不住开口,“陈子安,你想过分家吗?”陈子安立刻如临大敌,“小曼,长辈在不分家。”陆曼在黑暗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觉得这一家子人在一起太凌乱了吗?你看看小荷花和二嫂,如果二哥愿意带着他们去别处住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这样被欺负的。”黑暗中,陈子安沉默了良久。陆曼以为他在思考,岂料,他突然很认真的说道。“娘子,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和我们的孩子的。”陆曼,“……”得,算她白说了。虽然陈子安对她很好,但是观念还是古代人嘛。分家这条路,现在看来还是行不通。那就先定个小目标吧,先赚点小钱,吃饱肚子。这么想着,陆曼又抓着陈子安问了很多关于他们这里的问题。关于这一点,陆曼也是很气。明明以前看见别人的种田小说,一穿越来就可以接受原主的记忆,可是她偏偏就没有,简直是两眼一抹黑。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还好,陈子安本身就是把她捡来的,以为她突然感兴趣了。没有想太多,都一一告知了。直到夜渐渐深了,两人才沉沉睡去。更新啦~经过一夜的沟通,陆曼已经大概知道了自己现在身处的情况。这个朝代叫做前唐,和现代她们学过的历史上的那个唐朝是不一样的。但是,风气和习俗上,又和唐朝很像。看样子,是个撕裂时空的架空朝代。而她们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处于前唐的都城永安城下面的一个叫做丰南县的小县城的。他们村的名字叫做百花村,因为花朵种类多而得名。而他们陈家则是这百花村里比较普通的一家,不是最穷的,但是也不是有钱的,家里的人口就是昨天她看见的那样。只还有个男丁陈子康没在家,说起陈子康和陈小姑是双胞胎,家里对他寄予厚望,所以一早就送去了学堂。现在,已经是童生了。而她自己就更简单了,陈子安只说她是他从后山捡来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弄清楚基本情况之后,陆曼大概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方向了。早饭依旧是大嫂赵氏做的,稀粥,窝窝头,凉拌白菜!本来,也不算太差,但是赵氏做饭那手艺,陆曼简直不敢恭维。所以,早饭又是同样的没吃饱。吃完之后,她就一直盯着陈子安。按照习惯来说,他应该是要去打猎,她决定跟着陈子安去后山那边看看。陈子安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小曼,山上很危险的,你还是在家里等我把?”陆曼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如果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陈子安拿她没办法,只好答应了。陆曼忙去屋子里背了一个篓子出来,跟了上去。百花村的后面不远就是一座大山,山上面都是一些野树野果。村里的人,平时也都会上去的。只是,正常只敢在周边的地方转悠一下。深山那边,都是打猎的人才敢去的。陈子安一边在前面走,时不时的还回头牵一下陆曼。他的手掌还挺宽大的,显得陆曼的手特别的纤细。如果不是时不时有冷风呼啸而过,陆曼就会觉得现在的画面是最美好的。此刻,已经是深秋了。百花村位置,比较偏北方一点。陆曼的厚衣服,有点旧了,所以冷的很。突然,陈子安停住了脚步。“别动。”陆曼忙定住了,顺着陈子安的眼睛看过去,前面不远处,一只野.鸡,正在悠闲的散步。陆曼屏息凝神,看见陈子安搭起弓箭,嗖的一声。那只野.鸡就被捉住了。陆曼简直对陈子安星星眼,这大概是每一个女人都抗拒不了的吧?“陈子安,你太厉害了!”她毫不吝啬对他的夸奖。陈子安顿时红了脸,“其实,这个很多人都会的。”说是这么说,但是他看陆曼的眼神更加的宠溺了。以前,他救了陆曼回来,陆曼说要以身相许。当时,他真的很高兴。毕竟,陆曼看起来和这个村子里的女人一点都不一样,那么漂亮又高贵。可是,没多久,她就开始闹。也几乎没有对自己有过好脸色,他本来以为,是他自己太奢求了。可现在,他真的觉很满足。陆曼可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因为她的心思都被空气中的一个熟悉的气息给吸引了。逆着风向走了两步,她恍然惊叫。“是野菊花!”“小曼,你小心!”陈子安忙跟上去。等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他才道,“小曼,那不是苦薏吗?”更新啦更新啦~苦薏?原来野菊花在这个时候叫苦薏啊?管她叫什么呢,陆曼感觉到自己好像可以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了。思及此,她忙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拿这个野……嗯,苦薏来入药啊?”“入药?”陈子安看了看,“好像镇上的回春堂里面看见过,可是这个都是大夫才会做的……”“没关系!我会!”陆曼说罢,便动手开始摘。既然有人要,那肯定能卖得出去。陆曼心里高兴,便朝着陈子安挥了挥手,“你去忙你的去吧,等会完了再回来找我。”看这一大片,应该今天是摘不完的。陈子安环视了一圈四周,这个位置还不到深山,所以基本不会有什么危险,便转身去了。陆曼怕把花弄坏了,所以摘的不快。等陈子安回来,她才摘了小半框。“小曼,我帮你摘吧!”他把自己的战利品放在地上说道。陆曼回头看了一眼,见他已经提了一串猎物了,有三只野.鸡并两只野兔子。见她看过来,陈子安解释,“今天没去深山,所以才得了这么一点……”“没关系!”陆曼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所以才不敢去深山的。看看天色也是正午了,陆曼便停下了动作。“子安,你饿了吧?我们吃晌午吧?”陈子安点头,两人就着野菊花附近的,找了一个开阔的地方坐下,从包里拿出了一些干粮。干粮看样子不是陈李氏就是赵氏准备的,一看就完全没食欲了。更何况,都是放了很久的,硬的能把牙齿崩断。陆曼坚定的拒绝了陈子安的干粮,起身站了起来。“小曼,你要去哪里?”陈曼目光定在了被打死的野.鸡上,“你带火折子了吗?”陈子安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还是很快掏出来了。山里容易遇到野兽,所以他们肯定都是带火折子的。陆曼神秘一笑,“当然是做好吃的。”她笑的娇俏,陈子安只觉的心神一荡,忙傻笑。“小曼,你太好看了。”小曼白了他一眼,“以后你还有一辈子可以看呢,现在呢,就先来帮我处理鸡肉好了。”这话,陈子安十分受用。正好也带了刀子,他解了一只鸡,三下五除二的就杀掉了。陆曼趁着这个时间,在周围找了一些干柴过来。点火她很在行,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也跟小伙伴们这样偷偷弄过吃的。陈子安看她那么认真,不由的狐疑起来。“原来你会生火啊?”陆曼一愣,“我以前不会吗?”“哦……”陈子安点了点头,“第一次,差点把灶间烧了。后来每次煮饭都是娘点火。”陆曼大囧,“我……我偷偷学会了。”还好,陈子安没说什么。陆曼松了口气,看样子以后还是要谨慎一点,不然很容易引起怀疑啊!陈子安拿着杀死的野.鸡过来,便要往火上扔,陆曼一把拽住了他。“你干什么?”“烧鸡啊!”陈子安他们平时打猎的时候,也会这样做。因为没有热水可以拔毛,所以都是直接丢进火里。可是这样烤出来的鸡肉,就会很焦,又老。陆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微微一笑,“我有一个好办法。”更新啦~陆曼在现代的时候,最喜欢吃一种食物,叫做叫化鸡。也听说过,叫化鸡最初的时候,是叫做叫花鸡的。后世她们吃的,已经是改良之后的精致版本了。今天,她正好有机会试试最初的原味了。陈子安对此完全没有意见的,甚至看着陆曼古灵精怪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是浓浓的满足。所以,按照陆曼说的,他去河边把内脏掏洗了。又找了黄泥回来,将鸡连毛裹住,埋进了火堆下面。趁着这个时间,陆曼在周围转了一圈。正好看见有野生的蘑菇,她捡了点回来,插在棍子上,借着火堆烤了烤。蘑菇这个年代早有了,但是只作为药物使用。而且,乡下人曾出现过对蘑菇过敏的,所以陈子安见状忙制止。“小曼,那个不可食。”陆曼摇头,“没关系,这蘑菇有分类的,我找的这一种是可以吃的。”说罢,她就撕了一片下来,要放进嘴里。陈子安忙伸手夺了过去,“我先食。”刚抿了一口,他便眸光变亮,“好吃。”陆曼得意的一抬下巴,“当然好吃。”笑话,她们现代餐桌上不可少的提鲜食品,怎么会不好吃。“要是有盐,有灶,拿来煮汤味道更好。”正说着,叫花鸡的味道已经散发了出来。陆曼快速的吃了两片蘑菇,将其他的丢给陆子安,便起身去找了块大叶子,洗干净拿过来。陈子安已经帮她把叫花鸡刨上来了,黑黑的泥块,但是难掩住食物的诱惑。经过刚才蘑菇的事情,陈子安已经很相信陆曼的判断了,所以,他再也没说什么。由着陆曼将叫花鸡撬开,徒手一拨。鸡身上的毛尽数被泥土沾走,只留下了鲜嫩的鸡肉。陆曼撕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入口滑嫩,鲜香。这鸡肉本身就是野鸡,运动量大,所以肉质一点都不柴。除了没有盐巴,其他都堪陈完美。见陈子安不动,她扯了块鸡腿塞进他嘴里,“吃啊!”陈子安比刚才吃蘑菇的时候还高兴,吃完之后才看着陆曼傻笑,“小曼,你这些都是从哪里知道的?”陆曼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的吧?但是说是以前就知道的,也有点扯。毕竟,陈子安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他都不知道的事。她只好装傻,“我看过一本杂谈上面的。”陆曼识字,陈子安并不惊讶,他早就知道了。所以,算是糊弄过去了。吃饱喝足之后,陈子安又去打了几只野兔回来。很快,天色便渐渐的暗了下来。陈子安便放下东西,主动的帮陆曼摘苦薏。虽然不知道,她说的到底能不能行,但陈子安想着,不过是一点野花,只要娘子高兴,他无所谓。陈子安做事情很利索,很快两个人就摘了满满一筐转回去。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陆曼趁机把野菊花送到房间里去。刚出来,就听见赵氏在外面阴阳怪气的说道,“三弟妹,今天轮到你做饭了,你到现在才回来,是什么意思?”陆曼一愣,她还真的没想过这个事情。未完待更~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