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儿童园地 > 正文

有哪些适合女生看的网络小说

稿件上传:玩婴儿小说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20-02-26 16:57:33 
4月8号已更新(啊啊啊啊啊啊在上周结束了三门结课作业我昨晚终于闲着dt去翻了一部小说看结果又又又通宵了)发现回答好长,为方便食用在前面直接码一下书名作者并标注甜度,感兴趣的可以往下拉。(想了想不太扣题,就把45和8删掉啦,实在书荒了也可以看看,往下拉就是)1、《将军家的小娘子》烟波江南(甜)2、《本王在此》/又名《与凤行》九鹭非香(强行甜)3、《半城风月》十四郎(私心甜)6、《黑千金》宋象白(超甜)7、《我就是这般女子》月下蝶影(超甜)9、《嫁给一个死太监》零落成泥(超!甜!)(通宵看书一时爽,一直通宵一直爽)看了好几年,杂,印象深刻的就是这几本了(含部分第一章内容)1、《将军家的小娘子》烟波江南不喜虐,有段时间很喜欢这种佛系女主,在看过一连串穿越重生小说之后,对这种画风清奇的软萌小姑凉简直没有任何抵抗能力(*?ω?)作者说算是不考究的爽文,一口气看下来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剧情发展,甚是苏福2《本王在此》九鹭非香又是一部画风清奇的小说,女主视角(以下为粘贴复制)简介:上古神殒,世间只余最后一个神君——行止。传言,这位行止神君数万年来独居天外天,无情无欲。仙魔大战中,他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此后更是杜门却扫,神踪难觅。数百年不过弹指间。身为魔界衔珠而生的女王爷,沈璃的一生是璀璨而夺目的。但在她千岁诞辰之际,政治联姻的魔爪劈头盖脸地挠过来。逃婚路上,沈璃被打回凤凰原形,负伤坠落人间。重伤昏迷之际,凡间小贩将她当作肥鸡,拔光了全身的毛,关在笼中待售。沈璃醒来后被此情形气了个仰倒,却又无计可施。正蔫头耷脑之际,一个青衣白裳的清秀男子路过,若有所思地盯了她许久,随即笑道:“我要这只。”……两人的命运被一场看似不经意的交易紧紧地扭结在了一起。......一只陨落凡间的鸡(划掉)凤凰一个年纪很大(划掉)清俊无双的上古神第一章黑云忽如其来欲摧城,云中雷霆滚滚,城镇中人们皆避不出户,唯有城西一处普通民宅的主人推开后院的门,院中修竹与藤架被大风拉出簌簌声响,他的发丝与衣摆如同飘落的竹叶一样随风而飞舞。“天气……变得糟糕了啊。”唇角一丝弧度扬起,他仰望天空,但见黑云之处有一点银光慢慢坠下消失在城外山野之间,“有变数。”第二日,行云身着青衣白裳走过热闹集市,嘈杂的声音中仿似有另一种声音在召唤着他,让他不由自主的脚步一顿。“卖鸡咯,肥鸡啊!”摊贩招呼的声音在耳中格外响亮,他脚跟一转往那方走去。鸡篓之中,十数只鸡挤在里面,其中有一只*的鸡看起来格外醒目。只是它精神看起来极其不好,垂头低目一副快死了的模样。行云目不转睛的盯了它许久,然后笑道:“我要这只。”摊贩应了一声:“哎,这只鸡太丑,要的话我就给你算便宜点……”“不用。”行云摸出钱放在摊贩手中,“它值这个价,卖便宜了它会不高兴。”鸡还会生气?摊贩挠头目送他走远,转头摊开手掌一看,愣了许久,忽然大喊道:“哎!公子你给的这些钱不够买那只肉鸡啊……哎!那位公子!哎!喂!哎呀!小混蛋你给老子站住!你钱给少了!”而行云已早不见了人影。3《半城风月》十四郎发现对这种画风清奇的女主真的是欲罢不能,烛阴氏公主,钟山帝君与翠河神女之女。因幼年丧母,性情孤僻任性,冷艳无双。穿衣饮食讲究,喜欢吃茶点。开篇就讲男女主变相相亲,女主一本正经的故意气走对方,从此迎来了本片的大结局(*?ω?)那是一个晴朗的春日,两条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神界持续许多年的平静。第一条,花皇的后花园里,原本应该万年才开一次花的婆娑牡丹,这次只隔了一万年不到就冒出了花骨朵。第二条,有小道消息称,天帝有意牵线撮合钟山龙神烛阴氏的小公主和华胥氏青帝的独扶苍神君。正巧花皇后花园的婆娑牡丹开了,本着“不想初次见面尴尬”的念头,天帝将两位年轻天神的初次相见定在了花皇的后花园,见着来赏花游玩的天神们众多,他俩便不至于大眼瞪小眼了。消息一传出来,这几日前来赏花游玩的天神们络绎不绝,后花园的门槛眼看着都被踩矮了几寸。当年钟山帝君的夫人翠河仙陨灭在大荒之原,神君自此封了钟山,几乎不与诸神来往,到现在谁也没见过神君的一一女是何等容貌。而有关那位小公主,倒有“泥鳅公主”之类的谣言,想必十之八九只是个平庸的小神。不过,纵然再平庸,她的出身依旧高贵异常。如今小公主年方九千七岁,刚刚才到可嫁娶的年纪,便能请得动天帝为之牵线,青帝引荐独,此等架势,寻常神族只能羡慕赞叹。可是,天帝牵线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扶苍神君?神界无数神女为此芳心暗碎。犹记得当年扶苍神君也不过才两万两千岁,恰逢帝女出嫁,酒席足足摆了五天。天帝嫁女,诸神自然少不得捧场,那时四海的龙女们先起了歌舞,湘君凑趣抚笛横吹,长琴以琴音和之,羲和神女击鼓呼应。天帝许是酒兴上来,忽然转头望向东南角独坐的一位年轻神君,笑道:“扶苍,何不舞剑助兴?”年轻的神君振袖而起,翩然的姿态如同一只鹤,长剑为他执在手中,行云流水般潇洒。一曲皓月寒霜收尾,他的动作也收尾,长剑划出干脆漂亮的一道线,年轻的神君傲然端立,微微侧着的脸,鼻梁与下颌的弧隽秀而完美,他抬手,将长剑递还给龙女们,垂下的眼睫扬起,双眸似月光般清冷。风华绝代。一场剑舞令扶苍神君名震四野,也让无数神女为之心驰神迷,如今想到他即将落入烛阴氏小公主的魔掌之中,更是让人肝肠寸断。未时过刻,风忽然大了起来,层叠汹涌的云海像是被一双巨手骤然撕开,青色九头狮御风而飞,一个眨眼的功夫便落在了花枝缭乱的梨花林中。漫天雪白里,年轻的神君轻轻从狮背上跃下,广袖摇曳,翩然惊鸿,正是青华帝君的独扶苍神君。他竟是一个人来的,没带随扈,也没带侍立女仙,牵着九头狮信步走向花皇的庭院。直至庭院门前,花皇的侍者们早已迎出,毕恭毕敬地接过缰绳。“不知花皇有何安排?”扶苍低声问。与他清冷似月的外表不同,他的声音竟具诱惑力,甫一开口,低沉而魅惑的声线像一柄柔软的羽毛刷轻轻刷过心间,令人酥倒半边。侍者们不由自主红了脸,半晌答不上来他的问题。忽然之间,云海内又传来雷音般的嗡鸣声,重叠的云层被毫不留情撕裂,一辆金碧辉煌的长车在云中穿梭前行,其上纹绘的正是钟山龙神的图腾,车身周围祥光万里,随扈者浩浩荡荡,不下人。待这浩浩荡荡的人群落在梨花林中时,小小的花林突然显得有些拥挤,诸神们不得不纷纷让道。只见前方十名随扈提了青铜小桶,用玉勺舀水,泼洒在道两旁。中间十名女仙捧着紫金的香炉,青烟袅袅,幽雅清凉的香气几乎盖过了梨花的味道。再后十名随扈一铺下雪白的纤云华毯。这毯是天河岸织女们采了流云织就,更以天河美玉点缀,一尺纤云毯都为奢侈,小公主居然拿它来铺,实在过奢华。长车后跟随的最后十名女仙手执拂尘羽扇宝瓶玉匣,更有两个随扈扛着巨大的锦缎伞。随扈虽然众多,却安静无比,一气势惊人地行至庭院门前,随扈向两旁散开,长车堪堪停在扶苍神君的面前。“帝女都没这种排场……”诸神不满地窃窃私语,就算是钟山龙神的公主,初初露面便气势汹汹随扈人,是想彰显自己身份高不可攀吗?车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扛伞的随扈立即撑开锦缎伞候在两旁,侍立女仙恭敬地弯曲胳膊,一只纤长的手扶在上面,五根指甲上都涂了鲜红的蔻丹,衬着女仙嫩黄的衣袖,更显得肌肤胜似新雪。诸神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那只柔荑上——出来吧,钟山龙神的小公主,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模样才能这般骄横奢华!一个纤细的人影从金碧辉煌的长车上缓缓下来,小公主穿着霜色的长裙,其上密密麻麻纹了无数暗金色的闭目之龙,漆黑的长发用金环点缀,除此之外一无饰物,有种不动声色间的华贵。她的脸低垂在锦缎伞的阴影中,偶尔泄露的脸颊弧丰盈而柔嫩。扶着侍立女仙,她走得不快也不慢,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地优雅着。及至走到扶苍神君面前,扛伞随扈与侍立女仙退开步跪下行礼,诸神才第一次见到钟山龙神小公主的容貌,年轻的神女们忽然都有些泄气。小公主肤色白,便映得眉眼更加浓黑,双唇更加娇嫩。或许是因为出身高贵,又或许是因为排场大,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像是无邪的娇憨,又像是矜持的高贵,使她看上去绝不会泯然于诸神。更何况,她是这般丰姿绰约,净无纤尘。九千岁的年纪让小公主的脸颊上还存着一丝稚气的丰盈,她的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任何内心的情绪,坦然与对面的扶苍神君对视,仿佛站在对面丰神俊朗的年轻神君只是个五官模糊的木头人。振袖弯腰行礼,幽雅清凉的香气覆盖了整座花皇仙岛。“妾身钟山龙神烛阴氏,玄乙,见过扶苍神君。”她的声音低柔如夏夜的凉风。4《上古》星零印象中有一段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特别像,当时看的时候还纳闷这类型的小说怎么都爱这样,后来拍成电视剧了才知道三桃抄袭(恍然大悟小声bb)所以是好几年看的了,当时我是没看完直接跳着看结局了,这两位主的性子看得我着急死了(‵□′)推给书荒的朋友反响还不错kk女主叫作后池(诶当时超级喜欢这个名字)。传说中的上古之神,万年前几近毁灭殆尽。如今世间仅存四位上古之神,前三位是正儿八经的上神,这最后一位……有神说她是走了狗屎运,投了个好胎,也有神说这三界八荒里面子上看起来最风光、里子里瞧起来最凄清的也就是这一位了。只是这些神仙们是羡慕嫉妒恨,还是真的心有戚戚焉呢,说都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千万年以后,三界八荒里,除了那三人以外,三界众生都只能对着她弯下神仙的傲骨,恭敬的唤一声:上神。5《女主渣化之路》哀蓝有段时间疯狂看快穿系列的小说,甚至到了快穿书我基本都看过了的地步(捂脸)。这一本说我重新去翻了翻,看了些评论,说是时间线紊乱,em大概是因为这是我看的第一本快穿,对它还是包容了一点。女主叫清欢,生前遭遇了很多,死后成为了孟婆,为有大功德却枉死之人实现心愿。敲重点!!!这本书不是清汤白水文!昨晚翻了一下真的是感叹当初自己的承受力。在shuqi里面看的时候第一章节被删掉了,所以剧情连接不起来,当时看的时候权当作是消遣,每一节当作一个小故事来看还是OK的。贴原本的第一章节(之前我也没看过,为了推这本书又去看了一下emmm知道为什么会被删了)清欢用了很久的时间才听女鬼讲完了这个故事。她名叫柒柒,本是倚香院不远处长江边一家农户的女儿,自幼便生得容貌出尘,被一心想要个儿子的爹卖入倚香院。鸨母将她养到十二岁,便竞价为其□□,当天晚上,被一年老员外所得,那老员外有奇怪的癖好,单是倚香院的姑娘,在他手中便不知折了多少个。柒柒到了他手中,自是受罪不少,幸而在性命垂危之际,于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君子无涯公子——砺剑山庄的庄主所救,公子有天人之姿,怜她年岁小,又与她言语之间颇为投缘,便将她包了下来,做了他的红颜知己。君子是真的君子,在一起八年,他未曾碰她分毫。她十五岁时便已是美得惊人,公子却毫不动心,直到后来,公子说,他再也不会来倚香院了,因为他要娶妻成家,所以,命人给她送来足够赎身的银票,希望她能脱离贱籍,寻个良人托付终身。只是,公子又怎知,那被他一时好意所救的花魁,早已对他芳心暗许呢?明明深爱他,却又不能让他知道,因为在她十五岁,方知男女情的时候,才知他心中早就有了人。是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快刀世家的大小姐。大小姐明艳动人娇俏活泼,正是性情温和平静的公子心爱之人。柒柒一片痴心,从不诉说,在公子拒绝见她之后,她也未做强退回,不肯受他这无功之禄。她虽是妓,却也有那么几分骨气在。柒柒自是知道,与那位快刀世家的大小姐比,自己是没有丝毫胜利的余地的。大小姐有兄长三位,个个都是说得出名号的人物,受父母疼爱,江湖上素有快刀龙女之称,公子对她亦是宠爱有加。而她,不过是被亲生父亲以一两银子卖出去的妓子,与大小姐,犹如云泥之别。然而柒柒万万没想到,她将那银票退回一事,竟被大小姐发现,她从不知公子喜爱的女子会是如此善妒的人物!睡梦中,她被人从榻上掳走,蒙住眼睛,不知遭了多久的罪,她只知道是好几个男人,却不知那些人都是谁。柒柒不过一名娇弱女子,如何敌得过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自是身子彻底坏了,又被利刃毁了容貌,临死前,听到那大小姐说,她敢觊觎无涯哥哥,就活该死!柒柒死后,尸身被沉入潭底。公子以为她已赎身离去,不再打探,而她冰冷的尸体,就躺在深深的淤泥之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想,得到,公子的,爱。”女鬼柒柒眼中血泪不住落下。“我想,她,遭到报应。”被沉入潭底的时候她尚且还有一口气在,可那淤泥没入口鼻,窒息之苦,岂是几句言语便可形容。清欢怜她命运坎坷,轻轻一叹,覆上女鬼柒柒之手背,道:“我……”“你,能帮我,吗?”女鬼柒柒看向她,明明是平板无波的语气,明明是血肉模糊的脸,可清欢就是听出了她的希冀与乞求。她心愿不了,走不过奈何桥。小女孩的声音突然从脑海中响起。清欢吓了一跳,小女孩又道,你答应她,便可以了。清欢是个心性坚定之人,既然决定要留在桥上,便不会反悔。她柔声对女鬼柒柒道,“我自然是会帮你的。”说完,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眼前便是一黑,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她便从漆黑一片的奈何桥,置身于华丽堂皇的房间之中,面前一个花枝招展的妇人正甩着手绢对着她指指点点,清欢仔细听了,才知她正在说起自己的身价。她扭头瞧见了屋里的镜子,虽然铜镜昏黄,然而里头还是映出了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模样。清欢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哪里。小女孩的声音再一次在脑海响起:姐姐,你要记得,一定要挖成鬼魂的心愿,只要不伤天害理,草菅人命,乱了道法天规,怎样都行。若是你此番不能让鬼魂投胎转世,你那恩人就要死了!只要一提及那个唯一对自己好的人,清欢便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勇气。她本是个性格怯懦的女子,能忍住恐惧决定留在奈何桥,就已经是用了全部的力气了。6《黑千金》宋向白扣题扣题,这本书真的是完完全全的爽文,至今,周玛丽苏不傻但很白甜枝枝,依旧是我心中白月光第一名。周木背着他的蛇皮袋,兜兜转转的找到了一家饭店,是一座小楼,在县城古玩街的尽头,向左是古玩街,向右是新街。小楼门口挂着丽华饭店,四个大字。没看见有走进去的人,都是开着车直接进了,院子里有停车场。周木提着蛇皮袋,绕到了后门,从后门直接走了进去。两刻钟后,饭店的一个服务员送周木出来,一脸热情的交代道:“下回还有好东西,再送来,管收。”就这几只野味,周木拿到了三百九十七块钱。要是让他村里的人知道他居然能卖这么多钱,肯定全村人都去打猎了。因为正常拿市场上称斤卖,最多卖几十块钱。周木知道这个店,是在监狱里的时候听人说的。监狱生涯十分漫长,在外头是秘密的秘密,在里头就是普通的聊天内容。他在里面过了十一年,整整十一年,然后出来了。拿着钱,周木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相比统共只有一条街道的六峰镇,钟山县已经算是很繁华的县城了,连古玩都有单独的街,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路过的商店,已经是玻璃的窗子,和十一年前木头的不一样,周木可以看到玻璃窗子里有个满脸络腮胡,穿着一件旧衬衫,卡其色裤子的中年男人。他这一身,十一年前最流行的装备,把衬衫全部塞进裤子里,再系一条褐色皮带,衬衫上再插一支笔,就好看疯了,路过的小媳妇都会多看你两眼。那一年,他是最英俊最有出息的青年,开着天蓝色运输车,走哪里脸上都有笑容,走路起风,说话意气。而此刻,街上少有人穿长袖长裤,没有人会把衣服塞进裤子里穿。周木像个怪异的鬼,和周围一切格格不入。而且县城里太吵,各种声音钻进他的耳朵里,使得他头疼的想死。周木抱着头,不敢再看橱窗,他跌跌撞撞的奔跑,跑进了一个小巷,他靠着墙,坐在了地上。他脑子一片茫然的看着深深的巷子,看着面前黑黑的墙,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被放出来,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能怎么做?他那么想见爸妈一眼,看到的只是荒凉的墓地。他老婆不见了,也没有孩子,那时候的他刚刚和老婆商量着要一个孩子,然后就被抓进了监狱。他年轻不懂事,他憋屈,他被打,他反抗,他打别人……这一刻,他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呜,呜,呜。”深深的巷子里传来了小孩的啼哭声,一声比一声弱,却也一声比一声揪心。周木不是好奇的人,也不再是好心的人,没有人会说一个从西海监狱里出来的是一个好心人。他站起来,准备离开,可是走了几步,他又走了回来。巷子里,两个黑色垃圾桶旁边,放着一个破布包,那哭声就是从布包里发出来的,还有轻微的晃动。周木俯身打开了包裹,露出了一张婴儿的脸,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干净没有一丝杂质的盯着他。“咿呀咿呀。”小孩努力的伸手,用力的抓住了周木的胡子,然后还挂着泪水的脸露出了一个笑容,很甜。周木愣住了,刹那间,只觉得心热热的。他把小孩抱了起来。小孩的手紧紧的抓着他,软软的手臂上有一块难看的疤痕。周木出去卖猎物,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娃。瓶口村穷,越穷的地方,越想要儿子,女婴被抛弃的很多。但是坐过牢的周木捡回来一个女婴,还是又让瓶口村热闹了一阵。开小卖部的刘翠山神秘兮兮的说:“周木被人打坏了,不能生了。”这个说法大多数人都信了,因为周木居然真的领养了那个女娃子,还特意去办了手续。周木重新有了一本户口本。第一页是户主,周木。第二页是女儿,周枝枝。小枝枝咧着嘴笑,流着口水。7、《我就是这般女主》月下蝶影前段时间刚二刷!都这把年纪还忍不住通了个宵(捂脸)蠢萌好运爹,彪悍护短娘,纨绔弟弟要上房。被退婚三次心不慌。美华服,金横梁。有钱有权谁还稀罕郎?这是一个被退婚三次的艳俗女主跟伪君子男主的故事。九月的天,阴氏愣是要扇着扇子才能勉强平复心底的怒气,她看也不看地上的碎瓷片,径直走到椅子上坐下,跟在她身后进来的丫鬟婆子们开始七手八脚的收拾起来。瓷片撞来撞去的声音听得她心里火气更重,狠狠地瞪了父子二人一眼,素手一拍,桌面上的茶盏跟着跳了跳。“不过是个乡野小地出来的东西,考上科举竟说要退婚,还摆出一副当初是我侯府逼婚他才不得不从的姿态,什么玩意儿?!”“母、母亲,”班恒凑到阴氏面前,陪着笑脸道,“您且别动怒,天底下三条腿儿的蟾蜍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咱们家要收拾他,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可别把您身子气坏了。”“我倒是不想生气,可你看看这都什么事儿?”任哪个做母亲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儿,被人退了三次婚,心里都畅快不起来。她膝下仅一子一女,侯爷虽荒唐懒散,但不是贪花好色之人,所以家里并无妾侍通房,不过他也就这个优点能拿得出手了。当初女儿出生时,她跟一位闺中好友订了娃娃亲,哪知道那孩子长到三岁的时候得了一场天花夭折了。女儿十三岁时,与忠平伯府嫡次子谢启临定亲,哪知道临出阁了,谢启临突然找到“真爱”,跟“真爱”私奔了。害得外面都在传,她家姑娘是个草包,连一个丫鬟都比不上。不然堂堂伯爷府的公子为什么宁可跟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私奔,也不跟她成亲?后来谢启临虽然被找了回来,但两家婚事黄了,从此两家人也不再来往,差点没成为仇人。这次的事情更加荒唐,这个沈钰是是东洲沈氏偏支,勉强算得上当地的望族,来京城后对他们家姑娘一见钟情,哭着求着跟他家提亲七八次,结果他们家刚答应下来,他这厢又反口了。退婚的时候,表面上说着配不上他们家,内里却是嫌弃她家姑娘口有美貌没有头脑,为人奢侈懒散,不是良配。当初你没考上探花时咋不这么说?这会儿倒嫌弃她家姑娘奢侈了,他们静亭侯府有钱,愿意让自家姑娘奢侈点又怎么了?!这厢班家三人气得食不下咽,那边被退婚的正主却还睡得正香。班婳在做梦,这个梦很长,长到她醒来的时候,根本分不清这里是现实还是梦境。当她坐起身,看到外面挂着的珍珠帘,才恍然惊觉,她刚才是在做梦。对了,她刚才梦到什么了?好像是她又被退婚,谁做了皇帝,她父亲冒犯新帝,被削去了爵位,然后他们全家就过上了苦巴巴的日子。天啊,不能跟人攀比首饰,攀比华服的日子有多么可怕?不能看那些人明明在背后骂她,表面却不得不恭敬她的憋屈样子,这人生该有多无聊?这个梦实在太晦气,她还是早点忘了好。“乡君,”丫鬟抹着眼泪哭哭啼啼地走了进来,“沈探花竟然来退婚了。”班婳软趴趴的腰杆顿时挺直起来:“退婚?”完了,噩梦成真了!她父亲不是静亭侯,那她弟弟就不是世子,她也不再是当今陛下亲封的乡君,她以后还怎么吃喝玩乐,打马遛狗赏花?人生苦短,难道她只有短短几年的享乐时光了吗?8、《信不信我收了你》暴躁的螃蟹本文巨长,鬼神向。京都最近新闻很多。号外一:听说陈市长家那个被拐卖的小女儿找回来了,据说被卖到了深山沟里,过的可苦了。号外二:听说陈市长家的小女儿是个傻的,天天说自己能看见鬼。号外三:听说陈市长家的小女儿强吻了楼部长家的三公子。(众人惊恐脸:楼铭都敢惹!!)陈鱼把楼铭按在沙发里亲了好一阵。陈鱼问道:“感觉好点没?”楼铭眯起眼:“丫头,别逼我动心。”陈鱼懵逼脸———我只是在救人。会抓鬼的小仙女VS温柔腹黑病娇大叔(令人羞耻的简介)9、《嫁给一个死太监》零落成泥女主起先只为了吃口肉,后来真的喜欢上男主了就开始各种追追追,女主各种行事作风真的是深!得!我!心!完全没有“你冷血你无情你无理取闹”这种设定,发生了意外误会事故(老套路)也是想着好好沟通不作死,爱了!真的!吃我安利!求你们了!(顶着黑眼圈码完字才睡的我咬手绢)再次待更(问了下我另外一个只看青春校园现代文的朋友有什么推荐,但我还是没看23333333333)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