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妇女发展 > 正文

北京社保 中超 有哪些文笔平实的著名小说作家

稿件上传:小说文豪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19-11-25 22:42:25 
至今我都觉得汪曾祺、阿城、高阳是当代中文小说写作的收获。这种收获尤其体现在语言上,借用阿城本人的说法来形容这三位作家的文笔,即是“弓马娴熟”。汪曾祺的小说,完全有一股子诗意在里头,语言不蔓不枝,生动灵俏,透着一股活泛儿,有“人味”。随便举个例子,“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文句清通,形容肖像,特别好读,读了这句,我确实连眼睛也是凉的;阿城的文笔,则是劲健,却不乏姿媚,“鹰在天上移来移去”,“只见三四个女的,穿着蓝线衣裤,胸撅得不能再高,一扭一扭走过来”,“这时已近傍晚,太阳垂在两山之间,江面上便金子一般滚动,岸边石头也如热铁般红起来”,这样的语言准确、劲健、有诗意,源于对生活的细密观察,更源于对生活和他人的真切感情,一个个字词就像一个个精灵,在合适的位置,它们召唤出真诚的魔力,释放出语言的快乐。而高阳的文字,本于鸳鸯蝴蝶派,但因精通史部学问,所以言情处含情脉脉,论史处峻刻激烈,说文处清通简切。尤其推荐大家读读高阳的《印心石》,戋戋一册,余韵无穷。简单来说,他们几位都有极好的古文底子,但这种底子不是表现在生僻词语的运用,我们通常有个误解,以为古文功底好,就是造语尖新,用词奇崛。其实不然。古文底子好,是好在节奏,这点高阳的小说表现最为明显——句子主语不太繁复出现,句子转折处特别自然,多靠动词承续。而那些喜欢在句子中妆点摆弄生僻词语的,其实不是古文党,而是古文婊。其次,这几位的文笔也提醒我们关于“平实”的定义——只有有了思想、内容上的“实”,才能真正造就回味无穷的“平”。否则,所谓的平实,很可能就是平板,平庸或贫乏。阿城经常强调一个概念,所谓白话文,不是白话就是文,而是要能成“文”。而所谓“成文”,就是要有独特的文体质感。这一条,很难,纵是习得,亦赖天授。最末引用阿城给张艾嘉的叔叔、著名作家张北海的序言,谈谈“白话文”的问题吧:在人类越来越聪明的今天,序这个东西,应该考虑废除了,每个人看完一本书,都会有自己的见解。序,常常是种见解,孤零零地只印序的见解,不要说一言堂的嫌疑了,有的时候,连本来应当是一条裤子的战友,也就是书的作者都未必认同,所以常常看到有自序,比如鲁迅。鲁迅写过一个条幅,是“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给瞿秋白的。瞿秋白先鲁迅而死,虽然胡适、林语堂、顾颉刚、梁实秋好多人都活着,鲁迅出书也只能自序,鲁迅的序常常就是出版说明,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曾经发表在什么刊物上,为什么要把它们结成集以及为什么要起这个或那个题为名等等。我个人喜欢这种类似出版说明的序。曾经有种发行量很惊人的中文出版物,《毛泽东选集》,没有序,只有出版说明,我的一个朋友很想写个关于政治白话文的序,那结果是没有结果。这真是很可惜的事,因为白话文运动至今已七十年,应用在政治方面的成功例子,白话文的倡导者胡适之先生说过“共产党里白话文写的最好的还是毛泽东”。本世纪初提倡白话文,当时有不少的人,比如胡适、郭沫若,急于白话,结果是过犹不及。骨头煮高汤,靠熬。白话文这锅高汤,熬出味道,也就是说形成文体,作家里起码有七八位了。七十年后应该有部白话文体史来纵横一下,纵的意思还应该越过五四上溯,白话文不只七十年。白话文很难,其中一难是大家不容易意识到它难,比如序写到这里,我已经轻易地用了八个“一字”。与人说话,不易察觉,落在纸上,触目惊心。白话入文,前题其实不是白话,而是文,就像我们要喝的是高汤,而不是泡骨头的凉水。白话文运动初始后,有另外一支生力军,就是翻译外文的中文,以至形成了翻译体白话文。初期鲁迅曾坚持硬译,我的想法是,与其硬译,不如原文硬上,要么就转达为好的白话文,好的文言亦可。明末徐光启的《几何原理》的中译,影响了直到现在的中文数学语言,就是佳例。同是法文,傅雷凡巴尔扎克,李健吾翻福楼拜,同是俄文,汝龙翻契诃夫、草婴翻肖洛霍夫,都是上好的白话文,也就是形成了文体,熬出了味道。就当今的白话文世界,大致显现为本土口语体、翻译体和二者结合体。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