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妇女维权 > 正文

台风海贝思致92死 比利时4-1俄罗斯 有没有什么短篇言情小说把你虐哭了

稿件上传:秋笙小说集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19-11-20 09:14:13 
没有虐哭,只是看后感觉有点虐的感觉,以下内容转自作者jiu魔jiu面的《赵下寻柳》赵南笙是一个转学生。赵南笙很漂亮。赵南笙成绩很好。赵南笙会笑的很温柔。赵南笙没有发过脾气。全班男生女生都喜欢赵南笙。半个学期下来,赵南笙就这样不瘟不火的度过了。赵南笙是跟好朋友忱渝北一起转学的,虽然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班,但感情依旧很好。到饭点了,两人手拉手去食堂,突然间,忱渝北像是见了鬼一般。拼命晃着赵南笙的手:“南笙!!南笙!!他……他一个人……好可怜的哦南笙……”赵南笙无辜的笑:“那你去吧,我一个人去二楼吃好了。不当你的电灯泡。”是了,忱渝北有男朋友。来Q中刚交的。或许是命中注定的。赵南笙准确无误的把盘子掉在顾秦岭的脚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南笙略带歉意的拿一包纸巾给眼前这个男生。然后看着呆掉的男生追问:“你没事吧?同学?”一声同学把顾秦岭拉回现实世界,顾秦岭连忙回应:“没事没事……”赵南笙确认对方没有事情后也就匆匆回教室了。而这个时候的教室,又是另一番模样。“唔……唔……”“嗯……哼~嗯……”赵南笙的座位上,一男一女,正在行不可言喻之事。而赵南笙不过刚好站在门口而已。女生看到赵南笙,立马红着脸跑了出去,还不忘回头含情脉脉的看着男生。赵南笙讥讽的看着座位上和自己并无半分相似却是自己“哥哥”的赵南洛,眼里无尽讽刺。赵南洛一边擦嘴角一边无所畏惧的看着赵南笙:“不好意思了,碍着你的眼。”赵南笙不知怎的,眼里居然布满血丝,恶狠狠的说:“真不愧是亲母子,跟你妈真是一个样。一个勾引女人一个勾引男人。”赵南洛听到这话噌的一声掀翻了椅子:“你闭嘴!”赵南笙冷笑:“你在这刚什么?给谁看呢?”赵南洛听到这个问题,冷笑着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对啊,给谁看啊。赵南洛恶狠狠的盯着赵南笙好一会儿,赵南笙却权当没看见,径直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哐当一声,只剩下赵南笙一个人,在微风的吹拂下抹了把眼泪。才十二点半呢,赵南笙毫无预兆的合上书,就像毫无预兆前来的赵南洛一样。赵南笙逃课了,她干了她从来不敢干的事情,包括此时她提着一桶红色的油漆进了赵家别墅。赵家别墅没有一个人。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赵南笙把油漆放在二楼的走廊,把房门一个个打开来,然后在经过每一个房间的时候,一个个泼油漆。赵南笙眼眶红了,脸也红了。她在最后一个房间,恶狠狠的扔掉油漆桶,跟学校里的赵南笙,是两个人。赵南笙像是疯了,她疯狂的找东西,最后拿出一支笔,一张纸。五岁的我,零零碎碎有了一些孩童时的记忆。那个时候的我,很幸福、很幸福。我有爸爸,我有妈妈,我是独生子女,他们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东西都给我,只要是我想要的。也是到了长大后,才会发现自己儿时幼稚,孩童时期想要的东西,在大人眼里能弥贵到哪去?五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了赵南洛。那个时候,他不叫赵南洛,他叫柳至臻。那个时候,我看他很可怜,一个人在树下孤零零的,没有人陪他玩。我忽视了,——他出现的地方,是我家的后院。“你叫什么呀,我叫赵南笙!”那个时候我还小,看不到大我三岁的赵南洛眼睛里的震惊和讶异,还有一丝凉意。“赵南洛。”赵南洛期待看到我脸上精彩的表情,只可惜母亲把我保护的太好,我并不知道这两个名字的含义,这两个名字的关联,我通通不知道。我惊讶道:“我们的名字差不多噢!哥哥!你怎么一个人呐!”赵南洛眼睛里的凉意更甚了一些,他用讥讽的眼神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穿透,时隔多年,赵南洛说,那一刻,他好像清楚的知道,我们的差别是多么大。“呵,当初你凭什么被保护的那么好?你知道吗,我看到你天真无邪的眼睛那一刻,我只想毁了你的生活!”赵南洛道:“我叫柳至臻,赵南洛是我的堂哥。”我:“至臻哥哥,你爸爸妈妈呢。这么晚了,为什么你还不回家啊!”柳至臻低头:“我爸爸不要我了,我妈妈没空接我。”五岁的赵南笙开心的对八岁的柳至臻说:“哥哥!那我把爸爸分给你吧!以后我的爸爸就是你的爸爸!”柳至臻突然有了一丝笑意,没有说话。之后,柳至臻每天都来,问好多好多家里的事情。赵南笙常年孤零零一个人在家,看到柳至臻每天来,更是高兴。也乐意分享自己的事情。八岁了,柳至臻十一岁,饶是再小心翼翼的来,也被突然回来拿文件的陈楠楠看见了。柳至臻牵着赵南笙的手,眼眸跟眉毛,尤其像极了赵浩生。陈楠楠站在那颗后院最大的树下,跟落下的树叶一同倒下。“妈妈!!!”赵南笙一眼便知道是妈妈。赵南笙想跑过去,却发现,柳至臻用尽全部力气拉住她。赵南笙错愕的回头,看到了跟这三年完全不一样的至臻哥哥。柳至臻得意的笑,看着倒下抽搐的妈妈,柳至臻笑的得意忘形。手里拽着赵南笙,眼里有说不尽的凉意,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这个眼睛,透露这般凉意。“你放开,啊!放开!放开!放开!妈妈!!!!”我被柳至臻绑在树边,柳至臻满意的看着我,然后营造一出入室盗窃的样子。最后,看见妈妈停止了所有活着的动作,柳至臻摸了摸我的脸:“南笙妹妹……呵呵……”“啊!!!!!!妈妈!妈……妈。”我昏厥了过去。梦里全部都是躺在树下的妈妈,和在一旁冷笑的柳至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柳至臻已经是赵南洛了。在儿童病房里,赵浩生带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和赵南洛站在我的床前。“笙笙……你好点了吗?”迎着男人的目光,我不点头,不摇头,不微笑,不哭泣,就是一个劲的看着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跟柳至臻真像。女人迎着我的目光看过来,眼里尽是怜爱:“哦哟!这孩子长得真是标志!”说着便要过来摸我的脸。我生气的打开:“只有我妈,有资格——摸。”女人故作姿态:“没教养的孩子。”赵浩生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冲我兴致勃勃的介绍:“这是你妈妈,赵涟漪。”“还有,你哥哥,赵南洛。”我这才知道,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他在若无其事的啃着苹果。我冷冷的笑。冷冷的……看着柳至臻。赵浩生有点不知如何收场。只是过来帮我把被子弄好,嘱咐我注意什么小心什么,总而言之,听他的意思,我是要再住院观察,然后搬去小公寓住。我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赵浩生也突然闭嘴了,叹了一口气,三个人,走了。我睁开眼睛。上了医院,最高的一层楼。秋天了,风把我宽大的病号服吹的摇摇欲坠。我在上面站了好久,我突然,像是猛然惊醒。楼下,好温馨的场面啊,三个人,手牵手,我这样跳下去,会刚好死在他们幸福的脚下吧。我想起了妈妈。妈妈死的不明不白。我不去找警察叔叔,因为我知道现如今的赵氏能掀起多大波澜的风浪。我不去死,因为我不甘心妈妈的死。我回到原来的床上,一头撞上医院的墙壁,后来,我醒了,爸爸在床头嘘寒问暖,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爸爸,我梦到妈妈了,她……我刚才看到她了……她说,让我去陪她……呜呜呜……”我慌忙,我不知所措,我眼睛全是泪水。所以我回到了赵家别墅。我乖巧极了,我喊赵南洛哥哥,我喊赵涟漪妈妈,我喊赵浩生爸爸。我成功看到了赵浩生眼里的愧疚,我没有白费八年的相处,我没有赌错。我十五岁了。还有一年,我暗暗的想。还有一年。我有时候还是会去最高的楼层,我想跳下去,因为我没用,我不知道怎么去搞垮赵浩生,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别人妈妈的死,我不知道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谁,我不知道怎么下毒药让人不知不觉,还有——我没用,我不敢杀人。即使我亲眼看见赵南洛害死了妈妈,我还是不敢杀他。这是我在手上割下的第八条痕。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我鲜血淋漓的回去——那别墅。我以为没有人的。因为这个时候他们去旅游了。我垂着头,奄奄一息的关上门,在厨房窸窸窣窣倒了一杯水,然后仰头喝下去。“碰!”兴许是失血过多,我一不留神,坐在的地上,头撞上了橱柜,声音很响。“赵南笙你干什么!”赵南笙听着声音有点耳熟,她回头笑笑:“你不是跟你……爸妈去旅游了吗。”然后又是一声声响。然后我失去了意识。我又出现在医院里,八年前那家医院,怎么还不倒闭呢。也许它也在等呢。“赵南笙你有病吧?手臂上这么多条痕怎么回事?”赵南洛看我醒过来,恶狠狠的问我。我不说话。只是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的。赵南洛突然解释道:“我签证出了问题,去不了了。”我嗯了一声,没接茬。过了很久,赵南洛走了,我得意的笑了。过了三天,我被医生嘱咐不能碰水,不能喝冷饮,不能感染——否则,疤可能好不了。医生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好好一个孩子。”我被带回家了,家里就我跟赵南洛,晚饭赵南洛似乎一直让着我,不反驳,也不骂我。然后他说:“明天带你去看心理医生。”我还是像这八年一样,不反抗,乖乖答应了。却不成想,激怒了赵南洛。“赵南笙!”他口气很严厉,我不禁吓了一跳,神经病,刚刚还好好的:“别表面一副乖巧的样子,背地里却处处跟我作对!你今天乖乖答应了,谁知道你明天又给我弄什么幺蛾子!”我觉得这人莫名其妙,我不答应?我拒绝?我拒绝你很开心?“好,那我不去了。”我顺他的意拒绝了。他怒吼:“想都不用想!”我……他看我脸上还是毫无波澜,瞬间觉得无趣至极,离了饭桌。晚上,我看了一部让人潸然泪下的电影,电脑忘了关便睡着了。半夜醒来,发现电脑不知何时被关了。身后突然冒出个人。“啊!!!!!”我喊一半,嘴巴就被捂住了,我便被吓得手脚冰凉。直到他的声音响起:“我,赵南洛。”我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却又感觉到不对劲:“你在我的床上干什么!”我转过身去。赵南洛欺身上来。我眼里满是恨意,手还没落在他脸色,就听见他说:“不装乖巧了”我的恨意没有停止,抓起枕头下的剪刀就想扎过去。反正没有别人了。赵南洛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抓住我的脸狠狠的吻上来。直到我喘不过气。他放开了我,我脸红着喘气,呛得不行,他摸摸我的脸:“跟小时候一样可爱。”我吃惊的打掉他的手:“我是你妹妹!”他噗嗤一声,在我耳边说:“你知道我不是——你哥哥。”我突然不敢动弹了。我看着他,手脚冰凉。他摸了我的脸,看着我的错愕:“这几年你调查的,做过的,我都——一清二楚。”我害怕了,他比赵涟漪恐怖多了。他却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环着我的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别墅剩下自己一个人。剪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下去找吃的,却突然发现了落地窗蓦然站着一个人。是——顾秦岭。我不认识他。他眼神不像赵南洛那样高深莫测,他的眼睛……很干净。许是那双眼睛吸引着我走过去,但是我不敢开门。我用手机手持弹幕跟他讲话。他迷路了。之后一个月,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承认我怂,我到现在都记得几年前那个秋天——赵南洛杀死了妈妈。而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不敢跟一个几岁就杀人的孩子一起住。所以,我不断去找同学玩,不回家,直到一次我彻夜不归。凌晨五点钟,我小心翼翼的推开别墅大门,看见一片漆黑,我便放心了。今天忱渝北看见了一个男生,还嚷嚷着一见钟情,说要跟踪人家,结果就闹腾到现在。我猫着身子,确认客厅真的没人之后,我便小心翼翼的去厨房弄了点水喝,然后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六点的时候,我实在饿的不行,打算刷牙吃早餐,然后再去恶补一觉。“滴!”面包跟牛奶同时热好了,我如饿狼似的在餐桌上一顿乱啃。突然,大门——被打开了。赵南洛?我一脸疑惑?他这么早出去干什么?看了一眼,我便决定继续啃我的面包。赵南洛把耳边的手机放下,歪了歪头,惊讶过后就是冷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邪气。赵南洛过来,敲了几下餐桌,我才确定这是叫我的意思。我抬起头。赵南洛问我:“你昨天没有回来?”我有点害怕,我以为他不知道。赵南洛继续发问:“我记得我发信息问你了,并且打电话了。”此时的赵南洛歪着头,眼睛沉沉的,赵南笙有点语塞。赵南洛失去了最后的耐心,问了最后一遍:“你昨天!在哪?”赵南笙看他情绪不太好控制,连忙把他按在桌子上:“消消气,你吃早餐,我慢慢跟你说。”赵南洛看她有点狗腿的样子,不知怎的突然不说话了。赵南笙更慌了。赵南笙解释了一通,总之就是手机没电,忱渝北追一个女的追到四点,然后两人跟疯子一样打车回家。回到家就五点了。“知道了。”赵南洛撂下一句话便上二楼了。赵南笙不好意思的眨巴眨巴眼睛。感情这人昨天找了我一夜?不能多想……不能多想……九月的天,是捉摸不定的。九月,我开学了。在这里,我遇到了那个迷路的男孩子,他叫顾秦岭。后来,我们相识六个月后,我答应了他。也就是三月。我们在一起了。忱渝北说:“赵南笙,我恨你。”后来,忱渝北到处散播我是小三。迷路的时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第二次,是那次忱渝北跟踪的男生。但是,赵南笙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是忱渝北喜欢的人。宿舍的人,有意无意疏远着赵南笙。班里的人,有意无意疏远了赵南笙。赵南洛知道了。一气之下同意出了国。赵南笙明白了。因为第二天,顾秦岭说:“我们分手吧。”有些时候,同一天,可能会连续种下很多虐种,忱渝北是,顾秦岭是,顾秦岭也是。四月,我知道了真相。顾秦岭,是赵涟漪找来的:“小妖精,勾引谁不好,你敢勾引我儿子!”那一巴掌,是赵南笙兢兢战战从来不敢想的。那一巴掌,让我明白,你们母子一样恶心!我开始行动了。我十六岁了。我开了妈妈在银行留下的保险柜。六月,很热很热那一天。赵氏大楼对面有一个广告LED,那个LED,播放了赵涟漪跟赵浩生滚床单的视频,还有赵涟漪跟另外一个男人滚床单的视频。对,赵南洛就是赵涟漪跟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检查局收到了一堆受贿交易证据。这一连串新闻,让赵氏好久缓不过来。赵涟漪跪在门口。赵浩生没有看他一眼。但是他看了迎面刚走过的赵南笙。我知道他不敢打我——毕竟——我可是他现在唯一的女儿。为了让他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特地弄了份DNA报告,证明我们是父女。他走了过去,我停在了这个女人面前。“啪!”她错愕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继续打了一巴掌。她继续错愕,我也没有手下留情,我继续打,她哪能受这种耻辱呢?“啊!”我突然,一不小心滑下门口那个台阶。而赵浩生转过头的时候,赵涟漪的手刚好朝我摔倒那一面。赵浩生慌忙跑过来。赵浩生推开赵涟漪,赵涟漪或许真的重心不稳,狠狠摔下距离我不太远的地方,我有气无力的喊道:“爸!疼……”说完,赵浩生叫了李叔,慌慌忙忙送我去医院。我讥讽的看着地上一堆血迹的赵涟漪,赵涟漪,你不会想得到,我这种人,还会这么恶毒吧。一个小男孩在我们离开后,塞了一张纸条给赵涟漪:你可得自己爬起来,不然说不定你儿子在美国那头会发生什么呢。检查局没有受理那些受贿交易,最后石沉大海了,后来赵浩生狠狠收拾了赵涟漪。赵浩生更加疼我,但是我还是能看见公司出现女秘书。我无所谓。赵南洛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不感兴趣。我十八了。快高考了,这几年,我很平静的过着赵家千金该有的生活,我也转学了,在一年前转的。我把忱渝北骗过来了。不久以后她就会被孤立吧,因为顾秦岭现在可是自己的一条狗。我好像……没有活着的名目了吧。妈妈不在了。我不可能跟赵浩生相安无事的过一辈子,给他养老送终。我知道,不论是妈妈还是我,我们都动不了他,不过也好,像他这种怕死的人,怕是知道自己长年服了一种无法生育的药会怎么样呢。要是我死了,就更好了呢。赵南笙站在医院顶楼的天台,想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恨不知所终,一如既往。(全文完)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