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各地动态 > 正文

蔡依林版朱碧石 快手春晚预算30亿 网红阿沁刘阳分手 少年的你票房 王宝强冯清疑同居 有哪些讲无限循环故事的作品

稿件上传:尿系统小说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19-12-17 22:45:43 
第一次他醒了。他摸摸自己的肚子,又摸摸自己的脖子,满脸的不可思议。奇怪,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肚腹被剖开,肠子被拉出来吃,剧痛之中脖子被咬断,鲜血喷向天空,死在了丧尸潮爆发的第三个月。可是一瞬黑暗,他醒在自家的床上,屋里冷气很足,屋外空调机箱嗡嗡地响。做了个梦?他疑惑地拿过手机,屏幕却显示出早已度过的时间:2017年4月21日。自己死亡日期的前三个月又三天。也就是说,三天以后,不明原因的丧尸潮将席卷全球。他揉了揉眼睛,睡意一下子消失无踪。下了床打开电脑,邮箱里躺着那封让他一蹶不振的辞退信,可他不再去关注内容,而是把页面一拉到底,看到了收信日期:4月21日8:09。不是有人故意调了他的手机时间,现在就是2017年4月21日。他还是不敢相信,三个月的提心吊胆和四处逃命过于刻骨铭心,于是他跑到洗手间,开灯照镜,却没在自己身上发现一处伤痕。原来真的是梦。他舒了一口气,心里盘算着把电脑里的丧尸游戏删了,明天开始好好找工作。他闭上眼睛,慢慢睡着了。三天之后,丧尸潮爆发。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第二天便死于丧尸造成的伤口感染。第二次他又醒了。他猛地起身,看手机,一样的时间;看邮箱,一样的邮件;照镜子,一样没有伤疤。不是做梦,他已经死过两次了,痛苦深入骨髓,这断然不是做梦。他坐在马桶上,手足无措。他想起以前无聊时看过的网络小说,难道,他重生了?系统?主神空间?他试着呼唤了两声,没有响应,他笑自己傻,却慢慢变成了苦笑,他是个很能接受现实的人。还未发生的事实像泰山压在他的背上,还有三天,丧尸潮就会爆发,世界就会崩坏。他却只是个毕业一年还在四处找工作的社会青年。他忽然有点热血上涌,小时候的幻想成了真:世界亟需拯救,而他自信就是那个救世主。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死两次还能活过来的。尽管心里激动难抑,他还是上床睡了觉。他要养精蓄锐,因为他有一场救世的战争要打。翌日一早他清醒了过来,一个无用的社会青年要怎么打一场救世的战争?他没钱,身体素质一般,他救不了世界。他想起昨夜的雄心壮志,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下了决定,他是救世主,他不能放弃。于是他自己想了几句话,去印刷店打出几十张传单,在十字路口,商场大门和其他人流庞大的地方派发。不出所料,没有人理他,传单被人接了便扔,与地上的办证电话、乱吐的口香糖和香烟屁股作了伴。中午,他因为和人发生口角进而打架与被人举报散布谣言,人生中第一次进了警察局。警察质问他是不是神经病,丧尸爆发?电影看多了吧。他仍说,还有两天就要爆发了,真的,你们怎么不信呢?在警察局一直待到傍晚,他受不了了,交了罚款,认了错,回到了家。他不死心,在网上发帖,发微博,没有用,这次他连嘲笑都没有收到,那些儿戏一般的文字瞬间淹没在明星出轨、房价上涨和讨论电视剧的热潮里,翻不起一点浪花。愚蠢的人类,他呸了一声。他给父母打电话,爸妈你们快收拾收拾东西吧,还有两天,丧尸就来了。他们说,什么丧尸?工作找到了吗?找不到就快回来,努努力考个公务员。也老大不小了该娶媳妇生小子了。他能说什么?只好一边听他们苦口婆心地絮叨一边啊呀地应和。他又给朋友们打电话,一样的劝导。朋友们有的正忙工作,有的正看孩子,也有的调笑,少玩点游戏。妈的,他摔了电话,管这帮孙子干吗。还有一天,他开始后悔当救世主的决定,他谁也救不了,只能自救。他应该早早地做准备,迎接灾难。于是他上床睡觉,第二天置办了矿泉水、方便面和压缩饼干等各种物资,买了一把工兵铲,摩拳擦掌。来吧丧尸,他不想再死了。第三天,病毒如期出现,毫无预兆。街上突然有人双目发红,口流涎水,对着旁边的人便咬了过去,被咬的人又去咬别人,丧尸潮就这样爆发了。他没出家门,躲了半日,这时候有人敲门,他没提防,开门后变成丧尸的邻居便冲了进来。他没办法,邻居平日对他不错,他下不去手。于是与邻居周旋片刻后,他便提着工兵铲出了门。刚出小区门口,便看见浩浩荡荡一大队丧尸奔过来,敲死几个后他见势不妙,只好跑路。求生本能刺激着肾上腺素超常分泌,他疯狂地跑过了半个城,终于在某个商场里找到了一个人类的聚集地。他加入了他们,当晚他发起了高烧,尿出了血色的尿液。在第三次的生命里,他死于横纹肌溶解症引起的急性肾衰竭。第十七次这是第三次实验,顺利的话,应该也是最后一次。现在是丧尸爆发的第二年,不过,就他自己经历过的时间而言,恐怕已经有十年了。他已经轻车熟路了。他明白丧尸怕火,有一定的智慧,明白他们靠远比生前发达的嗅觉捕食,甚至明白丧尸不吃人就会腐烂,他们并不会饿肚子。毕竟,他已经活过了十八条命,是传说中九条命的猫的两倍了。如今他过着隐居的生活,不加入团体和组织,一个人过活。在第九次的生命中他做了某个人类据点的领导,那也是他死得最寒心的一次。人类有时候远比丧尸可怕。说回实验。他在第十四次的生命中有了妻子,甚至有了孩子。他们幸福地生活了两年,夫妻俩都是幸存者,能熟练地对付丧尸,也都不想去帮助那些只会内讧的组织。他们想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既然人类世界恢复无望,那至少让他们的余生快乐一点吧。可惜。幸福生活的第三年即将来临之时,他死于心脏病突发。弥留之际他看着惊恐悲伤的家人,心里恨死了这个古怪的轮回。他死便死了,他的妻儿要怎么办。第十五次的重生到来了,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会突发心脏病呢?他家没有心脏病史,他的身体也一直很健康,自从第六次生命中因力竭而死于一群丧尸的围攻下之后,他一直很注重锻炼身体。他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轮回,轮回给予他苦痛,同时却也为他带来了力量和知识,让他变得强大。他想,这个轮回,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着?他不寒而栗,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和他有多大的仇怨?他决定称那个人为神,纵使他不是神,但这种操控轮回的力量,却与神无异。他隐隐觉得,因心脏病而死,与神和轮回脱不了干系。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他却不明白了。他决定利用自己的生命做几次实验。在第十五次的生命中,他过着和第十四次一样的生活,于是一样地,第三年,他死于心脏病突发。在第十六次的生命中,他没有去遇见妻子,他已经不想再看她伤痛欲绝的脸了。他过着和前两次一样的生活,只是这次是一个人。第三年他依然死于心脏病突发。来到了第十七次,他四处游荡,很少与人交往,更别提帮助他们。他想,这次如果还是死于心脏病的话,他就明白神要他做什么了。第三年数着秒数走近了。他看着手表,十、九、八、七。忽然,熟悉的感觉袭来了,他喘不过气,他痛苦万分。但是他明白了,原来,如果不帮助人类的复兴,他还是会死,只能活两年。原来,他还是救世主,神要他做救世主。在第十七次的生命里,他最后一次死于心脏病突发。第五十八次他第五十七次,不,是第五十八次醒在自家的床上。他叹了口气,一是因为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轮回了多少次了,二是因为在第五十七次的生命里,他又失败了。该死,老七这个人,总是跟他对着干。老七是城北人类据点的头子,是个退伍的兵,身手好,头脑好,就是不干人事,**掳掠,坏事做绝。要是搁到以前,早就枪毙了。可是身处乱世,这样的人才能活得更好。他又叹了一口气,起身下楼买烟,尽管现在的他从未吸过烟,可他心里有瘾。蹲在路边,他看着依然干净的星空,盘算着这一次要怎么办。这时,对面马路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过,却不小心绊倒了。身后追赶他的人立刻加速,逮住了他。哥几个再宽限几天,我一定能拿出钱来,被逮的人苦苦哀求。听你放屁,都给你宽限一周了,今天不还,就剁你一根指头。逮他的人骂骂咧咧。我妈癌症晚期快不行了,哥几个体谅体谅,三天!三天我一定还!少他妈废话。那个人掏出刀子,却被旁边的人阻止了。剁人手指有什么用,不如拿他给我爽爽,我看他长得还挺俊的。阻止他的人说。呸,就你丫事多,死基佬。拿刀的人啐了一声,却退开了。那人没理会,笑着向被逮的人靠近。被逮的人连连后退,嘴里不住求饶。他看不下去了,掐了烟,在路边捡了块儿砖头,旋风一般跑过去,一砖一个拍得好不痛快。不是他吹,打这种街边混混,几个他都不怕。扔了砖头,他拉被逮的那人起来,看清了,是老七。他愣住了,老七却不断道谢,谢谢大哥,谢谢大哥。他们买了一打啤酒,坐小餐馆里侃。他头一次发现,老七是个挺好的人。老七今年退伍,母亲却查出肝癌晚期,他没什么钱,只好去借高利贷,拖了一月没还,便被人逼到了这种地步。他说,你当兵的,你怕他们?老七苦笑,毕竟欠了人家的钱。他没说话,心里想,是遇到了什么事,才能把眼前这个淳朴的退伍兵变成日后那个无恶不作的七爷。这时老七接了个电话,应了几句,捂着脸哭了。大哥,我妈走了。他拍拍他的肩,要了一瓶白酒,两个人对饮,老七边喝边哭,醉倒了。他半醉,把老七拖回自己家。翌日一早,他宿醉头痛,起床喝水,看见桌子上留了张字条。大哥,千恩万谢,我也没有什么能报答你的,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是一串电话号码。蹈字写错了,不过那无所谓,他心里抑制不住的高兴,这次,他一定能成功。果然,有了老七这个助力,他轻易便整合了这个城里的幸存者,虽然人数不多,不过他们决定去另一个丧尸较少的地方,再谋发展。可是万事哪有那么顺利。他没有想到,丧尸病毒居然能靠蚊子传播。队伍里有几个人被叮了,变成了丧尸,如今他也被叮了。他叹了一口气,兄弟,你给我一枪。大哥你没事的,大哥你一定没事的。老七涕泗横流。老七,我不想变成丧尸。大哥啊。老七放声大哭。老七,带着大家走下去,你行的,我相信你。大哥,对不住啊大哥。老七颤颤巍巍拿起了枪,闭上眼睛。砰。在第五十八次的生命里,他死于兄弟的一颗子弹。不过,他不伤心。第一百一十六次他成功了,他几乎要哭出来,可他哭不出来。这是丧尸爆发的第二十年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活过多长时间了。但是那已经不重要了,他成功了。他整合了幸存的人,并带领他们离开了丧尸较多的地区,建立起了新的国度,那里有足以抵御一万丧尸的围墙,有虽然粗糙但行之有效的社会制度,有生存必需的物资和强大的武器。他成为了乔治·华盛顿一般的人物,人们都认可他,爱戴他,尽管他也有诸多不足。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甚至率领着为数不多的医疗人员研制出了可以杀死丧尸病毒的药剂和能够预防丧尸病毒的疫苗,虽然二者都有一些副作用。他看见了,虽然微弱,但人类的火苗已经再度燃起。他躺在床上,快要死了。从完成这些事以来,他就开始嗜睡,慢慢地他明白了,是神,神在召唤他回到黑暗但是温暖宁静的怀抱中。真好,这次的死亡没有痛苦,真好。他握着妻子的手,眼前是早已成材的儿子,老七站在窗边,眼眶早红了。他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在第一百一十六次的生命里,他唯一一次,满意地死去了。但他还是醒了。他睁开了许久没有睁开的双眼,看到了绿色的世界。他在一大罐营养液中漂浮着,嘴上覆着面罩,头上戴着一个生长着许多电线的头盔。罐子感应到了他的苏醒,他身前的罐壁向两旁滑开,绿色的营养液倾倒了一地,他摘下面罩和头盔,赤身裸体走了出来。他懵懂着,那一百六十多次的生命轮回,那些悲欢离合,他的妻儿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环视四周,只见自己处于一个广阔的空间之内,空间内开着柔和的白灯,在他两旁,是向两边无限延伸的同样的绿色罐子。他的前方是一排长桌,与罐子保持平行,桌子上是与罐子对应的无数台电脑。他走过去,属于他的电脑自动开启,屏幕上出现一篇文章。亲爱的演绎者:首先,感谢您参加了致力于人类复生的“演绎者计划”。本项计划旨在通过把克隆人类的意识上传进超级电脑,反复演算人类在末日中的应对举措,从而产生能够带领人类走向复兴的精英人物。您能够苏醒,代表着您已有足够资质带领人类走向复兴。恭喜您,您将成为奠基人类文明的坚实基石,与过去那些伟大的名字一同闪耀。您的编号为51,请您走出地下机构,履行您拯救人类的职责。没有署名,末尾只写明了日期:2027年5月7日。他看着那个日期,突然一阵狂笑,笑得不能自已,笑着笑着便哭出了声,哭得悲痛难当。神原来是台电脑。他是个他妈的克隆人。嗵。地下设施的强光灯打开了,桌子后面原来是一座大门。那后面,是真实的世界。可能没有妻子、儿子和老七,可能只有一片废墟,只剩丧尸肆虐,可能需要他的拯救。但是,是真实的世界。他茫然地走过去,真实的世界?不。他回到属于他的罐子旁,站了进去,覆上面罩,戴上头盔,合上罐壁,重新放出营养液。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属于他的世界。演绎之外51号已苏醒,验证完毕,确认51号拥有精英人类的资质。51号已返回51号罐,该罐已重新运作。验证完毕,确认51号失去救世主资格,实行删除程序。51号删除完毕。在51号之前,超级电脑已经删除了62号、7号、18号和104号。他们有各自的轮回,他们都成功拯救了人类,他们都苏醒了,他们也都回去了。可是超级电脑不知道,程序至上,它只是一味地删除,删除,删除。51号蒸发了,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而超级电脑还在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苏醒的演绎者,等待着下一个救世主。
下一篇:北京延庆投入50亿 窦骁何超莲度假照 有什么可以保持每天好心情的方法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