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公告栏 > 正文

有什么Galgame的剧情让你沉默过

稿件上传:GALGAME的H小说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20-01-04 17:57:25 
一直以来,我都把虚拟世界与现实分得很清楚。至少我是这么觉得。高中时,舍友笑我患有“二次元禁断综合征”晚期。父母总念叨卧室的海报贴得太满,显得乱七八糟。然而对我而言,这些不过是一些兴趣罢,就像喜欢篮球的人收集球星海报一样普通。所以没有“依赖”,也没有“沉溺”。我从不参加“党争”,不会为了哪个纸片女孩更好吵得不可开交。我没有所谓“本命”,不会把某个平面角色当做真爱。对我来说,不存在“入宅”与“脱宅”,因为断掉与ACGN的联系就像删掉手机上某个无关紧要的软件一样。电影《她》中,男主角爱上了人工智能,这段跨越次元的爱恋令人唏嘘。这部电影很出色,很精彩。可惜我很难对“与虚拟角色坠入爱河”的作品产生共鸣。与其说向往二次元的生活,倒不如说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在现实生活中,越现实的人,越想活的不那么现实吧。直到我遇到《君与彼女与彼女之恋》。《君彼》对于纯爱的塑造,仍使很多作品难以望其项背。《君彼》永远在由事件带动人物情感。我们无法对一个不做什么事情,只是对你说着“谢谢你”“我无法离开你”的角色产生深厚的感情,这些话理应放在事件中无言地传达。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大家,都不会因女主角的直抒胸臆而痛哭流涕,真正被打动的往往是她们无意间的举动。“谢谢你”无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承载的远远不及“涌泉相报”厚重。“我无法离开你”再如何强调,传达的感情都比不上她难过时被她攥紧的手。我的手就是这样被攥着,这样被拉进了另一个维度的世界,开始了第一周目的选择。走进我心里的是那样一个女孩。她固执而坚强地生活着,看似空洞的眼神里,饱含着她自己永远都察觉不到的倔强。葵深知自己是为了收集CG而被创造的。她不知伤痛,不懂快乐,不明白什么是朋友,更无法理解什么是爱。无论是独自在靠窗的角落里失神,还是半夜无家可归,蜷缩在漫画咖啡厅的一角。葵永远是寂寞的,孤独得让人心疼。黄昏的十字路口,落日低垂,晚霞漫天。她面无表情地说着“我可以让你爽哦”“无论多么H的事情,都可以和我做”“我可以含着你的,哔哩哔哩,噗啾噗啾地让你射出来”......看着她的眼睛,我说不出话来。心里一半是痛苦,一半是无奈。“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为什么流泪了呢?”葵如是说着。为什么我也流泪了呢?即使是这样的她,在品味过人间的滋味后的变化仍让人欣喜。她会笑了。每当她俯着身子,扬起脑袋与我对视的时候,心里的某处犹如被击中一样颤动。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体会过世间百态的她,想必再也不愿体会孤独的滋味了吧。善良的她格外地担心友谊的失去,她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与我、与美雪的感情。为了我与美雪的结合,她牺牲了自己,放弃了幸福的权利。她淡出了游戏,淡出了我的视野。那瓶番茄饮料是什么滋味?葵,我后来尝过的,分明是酸涩且难以入口的吧,为什么你喝得那么津津有味?真的是因为那名为爱情的调味料吗?我摩挲着那张天台上的合影,再也记不起她的容颜。二周目的开始,我疯一般地运行着游戏,勾选着属于葵的选项,仿佛这样就能回应她第一回合的牺牲。即使她与龙二郎“出轨”,即使她“欺骗”着我,我也咬着牙关呐喊着:相信她啊?相信她啊!士之耽兮,尤不可说也。然而,这所有的悸动,所有的狂热——都被美雪冰冷的球棒击得粉碎。一棍,又一棍。我的手脚,怎么也不能动弹了?“我没在和你说话”“我在和‘你’说话呢”屏幕中美雪的脸,渐渐地陌生了起来。夜色的长发杂乱不堪,鲜红的眸子渗得出血。是啊......她在和‘我’说话呢。屏幕毫无征兆的闪了几下,熄灭了。显示屏映着我模糊的轮廓,再亮起来时,已经没有回路了。存档全部丢失,游戏强行进入三周目。次元的囚笼,禁锢着心一,也禁锢着我。我只要葵,我只想见葵。所有的愤恨,所有的恼怒,化作坚硬的拳,锋利的刃,恶狠狠地回敬给美雪。可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碗味增汤里融得无影无踪。日复一日的,是美雪把沙发上睡着的我叫醒。等待我的“明天”,依旧是无用的徒劳。我对美雪的反抗越来越少了。无限的循环消磨着我的耐心,我开始选择对我有利的选项,即使它们有悖于我的初衷。我开始妥协。说不清是对游戏妥协,还是对美雪。渐渐地,美雪肯带我去别的地方了。学校的屋顶,演出的礼堂,河边的小路......这些地方我再熟悉不过,我曾与葵踏遍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只不过挽着我的手的,不再是那个电波脑女孩。我停住脚步,望着美雪。暮色苍茫,残阳如血。“怎么了,亲爱的?”“没什么,我爱你。”美雪和我的交流越来越深了。我们像新婚的夫妇一样,探索着这个世界。她算数很好,消费税的金额总是脱口而出。她爱吃苹果糖,喜欢的冷品是月见大福,外卖会点寿司(因为她总是捏不好),最讨厌的食物是五花肉。她很自律地控制着自己的体重,虽然她很不讲理,还有点暴力,但当有人问起她的体重时,她也只是笑而不语地保密。她的体育不出意外地很好,她的指叉球投的很神,一般的击球手都头疼不已。我们居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不擅长化学,她喜欢猫咪,她甚至会像我一样瞎写什么东西,给自己小说里的主人公起一个蠢蠢的名字。她给我理发,为我做饭,和我接吻。美雪,我的美雪。她是3的30次方、二百零五亿亿分之一的、独一无二的美雪。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离不开她了。最让我惊讶且后怕的是,我竟然会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被一个动漫人物攻略。我竟然惬意地享受着,和美雪在一起的这一份幸福和满足?葵呢?那份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情感呢?我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是不是我也开始,用那些“云雨巫山枉断肠”的谎话来搪揶自己了呢?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美雪的手机。逃出次元囚笼的唯一方法被我掌握了。欺骗自己,享受着虚假的幸福,放下手机回去睡觉;直面真相,正视淋漓的鲜血,打开手机开始解密——我犹豫不决地选择了后者。神的代码...减去现实生活里发现的数字...再加上美雪的变数...我无视美雪的警告,颤抖地把最后的答案输入至手机......一瞬间天崩地裂,像素横飞,屏幕里的世界无规则地扭曲着。系统沙哑的白噪音如同嘶吼,分明没有感情,却震得脑仁生疼。终于,她又出现了。那个粉色头发,红色双眸的女孩又出现了。是葵啊。她和她对峙着,等待着我的选择。长风烈烈,殷红的云朵,残忍地撕碎又粗暴地揉和。与其说我不愿——倒不如说我不敢做出选择,因为懦弱的我无法直面自我,明明知道,选了哪个接下来都要反悔。“岁月的流逝,就如同层层向上的楼梯。一旦对此产生了疑问,那么从那一刻起,跨上台阶的步伐将会越发沉重起来。所以要一步一步什么都不去想,就这么向上攀登。因为是楼梯,所以也就没有分支。‘那个时候要是那么做就好了’之类的后悔是没有意义的。而什么人生是一连串的选择,其实是在失败之后,人们回首往事时处于后悔而发出的无用的感叹。向着紧接着过去,理所当然的存在的明日,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走向的是什么样的未来,我们无从知晓。”我再没有打开过那个游戏。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