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婚姻家庭 > 正文

有哪些寫的很好的古風bl小說

稿件上传:小说漫官途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20-02-26 16:56:45 
不是很明显的bl,不知是否符合题主口味?#当时只道是寻常#一他当年也似这般,口里念的是山河日月,心里想着是苍生黔首。他胸口住着不安分的信念,每瞬间,皆是血脉喷张。我见他时,就是这般。二当年的月是浸了水的月。子夜,没了灯火衬着,这月光更恣意些,延着星的轨迹蔓延开来,在墨黑的穹顶上如火如荼地绽放。听人言,皇城夜夜笙歌,通宵达旦,管弦丝竹乘着入夜凉风飘得到边城。现下想想,妄言罢了。我攥着手中的破碗儿,将身子蜷得更紧了些,思量着如何熬过这漫漫长夜。三这世道磨人,自家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又有何人惜着我这般还不如街边杂草之人?低头望了眼空了三日的破碗儿,满腔委屈辛酸铺天盖地而来。也是好事,竟莫名有了饱腹感。光影交错,视线被晕得有些散了。在现实与虚妄的交界处,见着了多年不曾见的虎子。他说下面儿世道好,整日吃香喝辣,玄衣锦袍。他说,哥,你只管随我走。可我这心在现世担着:无人安我入土,走不了啊...爽朗笑声入耳,一如当日他去时:魂儿都走了,又管他一-摊腐肉?也好。又是狂放大笑,我惊了惊,浮着白气的虎子,早已不见踪影。四面前这山珍海味堆着,恍如隔世之感油然而;生。早知山贼此般富庶,我便是寻着血痕子也要入了山,进了这寨子。除过那声豪放的笑,他对着我说的第一言是:慢些吃。我记得清楚,还有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日后的一-切都是那样顺理成章。他不提,我不言,就留了下来,自然地好像不过是一日三餐多添了副碗筷。藉着山岚,他面容蘸着烈酒晕成妃色,口中有些许含浑,目中却清明得望得见浪花翻卷,一片汪洋。说来也怪,分明日夜驻于林中,四面青山环成的槛阱死死抓住他骨子里最后一丝烂漫,可即便如此,我当真自他眸中看得见海。蔚蓝一片,与那木门边儿的溪水不同。澎湃,多情。尽管,我从未见过真正的海。他并非使酒之人,可偏偏那日,吃了个酣畅:淋漓。问道名姓,我说我这人体格皮实就因这名儿贱些。前后解释半晌,不过是想抹去狗子和沈默间的鸿沟。想来也是可笑,自始便是云泥之别。他笑若轻羽,撩人心扉。莫不知是烈酒作祟,或是屋内炭火燃得更旺了些,心底的暖意早已波涛滚滚。我听闻他言:入了寨子,便随着我姓。苟活了二十载,我才记着自个儿姓甚名谁。他声音微不可闻:盗亦有道,穷苦人家的屋:子想莫想。他说,便叫沈泽罢,时常心存善念,恩泽他人。五平日见他的机遇一只手也数得过来。夫人言他是想着君子想疯癫了,除过夜晚,便整日耗在竹林里。我问君子为何人,让他如此痴恋。夫人说,那是能救这天下的人,是能让各生灵摆脱刀枪剑戟的人。无言以对。我也是琢磨不透,他值顾此般想念着自个儿么?即便他落在他人眼中,不过草莽盗寇耳耳,可在我眼中。他是盖世英雄,救得了百姓,挽得了我大唐前路。他如此寡言,倒不如叫沉默好些。六是夜。今夜的天浅淡些。光自苍穹倾洒而下,贪婪地扑向江面,撞击出几星半点的粼光,倒像是晚风习习,吹得星子不生小心跌下了天幕。他心情不错,和着风声,哼起了小曲儿。江上浮着的舟不少,可提的上口的少之又,少。飘着的舟有些竟轻薄似叶,想着一一个浪头,便杳无音信。蓦地,他眸光锐利起来,那是在看猎物时才有的神情。还是不得不说,委实迷人,盯着他的面,便教人移不开眼。顺着他视线望去,浣口确是行着条客船。灯火通明,映着江面变了色,硬是将点点星光逼回了天上。是有钱人家的船。本以为他会大喝一声,本以为他会持刀而立,胁着船上那执绔弟子,本以为他会装了金银满载而归。.可偏偏尽是些本以为。见着那人,他却改了面。我听他温言,似风入耳,似夜呢喃:若是李涉博士,不用剽夺,久闻诗名,愿题一篇足矣。捧着铜钱的我,顿时失了手脚。七他念诗念了不多不少,整整七日。我猜想他并非未曾想弃了这寨子,奈何事常与人违,他这一走,又让拖家带口的一众弟兄如何是好?他言,他不走了。仕途、庙堂于他而言是天,伸了手也够不到的天。间或望望,留个念想便是。他说:你年华正好,切不可一生粘在这围城似的山中。你当娶了哪家良妇,子孙满堂,过过好日子。我答:我不走,当日随你走了,便是一-辈子。他说:你这一笑,甚是好看,为何终日郁郁:寡欢?抚上唇角,陌生的弧度竟让我自己也着实吃了一惊。笑意更浓。我望着他,就好像碰到了天。八那李姓博士殁了。那日我记得清,他未曾出山,拿着泛黄的宣纸,抄了一夜。皆是同一首诗。九面前的少年玉冠束发,眉宇间是掩不住的朝气,到底是少年家。他持着土碗,却未露嫌弃之色。他说,老伯,多谢款待。这世道如此,鲜有良者,这一路赶考,没少遭罪。本想讽语一言,可见他目露诚挚,开了口,却顺势改了话:公子意气风发,倒像老夫多年前一位故友,同样的壮志凌云,是这年纪该有的情怀。这随口一言称赞,便像是启了这少年人的话匣子,话语似滔滔江水滚滚而来。他说,如今这番光景,盗亦此般,李博士那首诗传遍大江南北。接着竟诵了全篇:暮雨潇潇江上村,绿林豪客夜知闻。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于今半是君。心下漏了一拍,手中的杯翻了,溅得那少年湿了半截衣袖。他问我为何落泪。我回许是林风穿堂,撩人眼眶。抚了抚袖摆,又想到何事,继而言道:那位贤者现今如何?眼前山青云白不知看了多少年岁。他睡在这儿了,他在这穷山困水中拥着天下。我说。+他守着那张破纸走了半辈子,我陪他尽了一生。
下一篇:有什么好看网文最近书荒了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