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走进妇联 组织建设 公告栏 资料中心 女性资讯 儿童园地 巾帼风采 婚姻家庭 廉政建设 实施规划 妇女维权 妇女发展 各地动态
主页 > 婚姻家庭 > 正文

有什么好看的玄幻小说推荐吗

稿件上传:元武者小说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日期:2020-02-26 16:56:45 
推荐小说:《万古天帝》新婚当晚,我却死在了妻子手上……“没想到,我聂天居然重生了!”房间之中,聂天身躯剧烈颤抖,眼神之中充斥着压抑的愤怒。他的心中,惊涛骇浪,过往种种在脑海之中飞驰而过。聂天本是天界第一战神,晨昏神域大半疆域都是他一手打下。赫赫威名,震慑神域!为了封赏他的绝世战功,晨昏大帝将掌上明珠紫烟公主许配于他。洛紫烟,晨昏神域第一美女,风采绝世,倾国倾城。配上聂天这天界第一战神,堪称天造地设。但聂天怎么也想不到,洛紫烟竟会在洞房之夜对他出手。堂堂天界第一战神,竟死在未婚妻的手上,还死在了洞房之夜,真是天大的笑话!“她为何杀我?难道传言是真的?晨昏大帝将洛紫烟许配于我,本来就是一个阴谋,就是为了要杀我。”聂天眼神凌冽,心中惊涛骇浪。功高震主,历来都是臣子大忌。聂天声望在晨昏神域,远胜晨昏大帝,后者想杀他,亦在情理之中。“好一个晨昏大帝,好一个洛紫烟,你们父女好狠的心!我聂天为晨昏神域打下大片疆土,更视洛紫烟为毕生挚爱,没想到最后竟死在你们父女手上。”聂天双目赤红,全身颤抖。良久,聂天稍稍镇定,眼中闪现一抹精芒,突然狂笑一声:“也罢!既然上苍让我聂天重生一回,我聂天再不做别人的殿下之臣。”“这一世,我要创造我的世界!”“这一世,我要成为万古天帝!”“这一世,我要主宰天界神域!”豪言壮语,振聋发聩,聂天整个人锋芒毕露,好似一把出鞘利剑!重生一次,聂天信心满满,但当他看到自己的这副身躯,却是苦笑一声,自嘲道:“现在的这副身体,实在弱了一些。”死在洛紫烟手中,聂天再次醒来,已是百年之后。他的灵魂重生在已经病死的少年身上。巧合的是,这个少年也叫聂天。此时的聂天,乃是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聂家的家主。但是他这个家主,在家族之中却连一个体面的下人都不如。就连他死在房间,都没人知道。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人。三年前,聂天还是墨阳城第一天才,年仅十三岁,实力达到元脉九重,堪称妖孽。但是三年前的一天,聂天和父亲及多位族人进入裂云山脉,进行历练,却遭遇一群黑衣人的伏击,结果父亲和族人全部被杀,只有聂天一人拼死逃出,但却元脉尽毁,成了废人。父亲死后,他继任家主。但是在所有人眼中,他这个家主,屁都不是。元脉尽毁,聂天开始自暴自弃,自甘堕落,每天借酒消愁,流连风月之地。就在昨天,他被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巴家的大少爷巴子阳,打得重伤昏死。抬回聂府之后,今天早上就咽气了。这也就给了战神聂天附身的机会。“元脉尽毁吗?”聂天稍稍镇定,开始检查自己的新身体。“毒!”聂天内视元脉,惊愕发现,他的元脉除了损伤严重之外,竟然还呈现污黑之色。“我是被毒死的!”聂天脑海之中出现一张面孔,聂家大执事,聂三通。在聂天受伤期间,只有聂三通看过他,给他服下了一枚“恢复伤势”的固元丹。“好一个聂三通,定是觊觎家主之位,谋害于我。”聂天马上明白了,双瞳之中浮现一抹森然寒光。“嗯?”聂天继续内视身体,脸色唰地一变,惊骇道:“星辰原石!居然跟着我一起重生了!”“家主,大事不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夺门而入,惊慌大叫。“阿牛,发生什么事了?”聂天看着来人,淡淡问道。阿牛,聂天的仆从,也是整个聂家唯一一个把他当家主的人。“家主,巴,巴家的人来逼婚了!”喘着粗气,阿牛着急说道。“巴家!”聂天微微皱眉,想起自己就是被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打伤,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巴家,和聂家一样,墨阳城三大家族之一。不过自从三年前聂天父亲死后,聂家的声望一天不如一天,到了今日,已经是大厦将倾。正因为这样,巴家大少爷巴子阳才敢把聂天这个巴家家主打得重伤昏死。“阿牛,你不要着急,逼婚到底是怎么回事?”聂天并不慌张,反倒玩味一笑。阿牛愣了一下,一脸古怪地看着聂天。这还是家主吗?怎么这么镇定?阿牛隐隐感觉聂天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快说啊。”聂天见阿牛发愣,催促一声。“哎!是!”阿牛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巴家的管家带着巴家大少年和三少爷来我们府上提亲了,而且是向最有天赋的九小姐提亲。”“九妹!”聂天脑海中浮现一张粉雕玉琢,乖巧可爱的脸蛋。聂家是大家族,人口多,同辈之间,直接按年龄排序。九妹,就是聂家年轻一代年龄第九的女孩。“九妹好像叫聂雨柔吧。”聂天记得,上次见九妹,还是在三年之前,那时的聂雨柔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现在想来,也该有九岁了。“九岁?”聂天惊叫一声。谁会向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提亲?“巴家给谁提亲?”聂天脸色一沉,眼神闪过一抹狠辣。向一个九岁的小孩提亲,巴家的人简直丧心病狂。先是打伤聂天,然后又上门逼婚,巴家的人真是嚣张到姥姥家了。“巴家三少爷巴子星。”阿牛回答。“巴子星!”聂天脸色更加阴沉,沉声道:“如果我没记错,巴子星是个傻子吧。”“嗯。”阿牛看着聂天,咽了一下口水,重重点头。聂天确实没有记错,巴子星的确是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他亲手打傻的。三年前的聂天,风头正劲,墨阳城武会之上,巴子星不服气,向他挑战,结果被打成了傻子。为此事,聂家和巴家差一点血拼。现在,巴家居然替巴子星向聂雨柔提亲,明显是欺负聂家势弱,想要报以前的耻辱。聂雨柔是聂家新一代天才,刚刚九岁,已经是元脉四重,天赋直追当年的聂天。若是聂雨柔嫁给了巴子星,聂家绝对会沦为墨阳城的笑柄,而且还将失去一位少年天才。“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聂天一脸肃杀,低吼道:“带路,我要去议事大堂!”“在我的头上拉屎,还管我要纸。巴家,今天我要让你们把自己拉的屎,吃回去!”聂天心中,霸道怒吼。聂家,议事大堂。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端坐家主之位,嘴角时不时勾起一抹笑意。他就是聂家的大执事,聂三通。因为聂天这个家主从来不问家族事务,现在的聂家,由他一手掌控。不过他一直有一个想法,弄死聂天,当上真正的聂家家主。这个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聂家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聂天已经死了。聂三通给聂天送去的固元丹,的确是一枚毒丹!在聂三通的下首,坐着几位老者,是聂家长老会的人,都是聂家祖辈一代的人物。“三通兄,签字吧。只要你签了这份婚约,巴家和聂家就是一家人,聂家以后受到巴家庇护,也能在墨阳城苟活下去,不是挺好吗?”大堂上,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响起。开口的是一位华服老者,鼻孔朝天地看着聂三通,一脸的高傲和不屑。老者名为巴无仁,巴家的大管家。在巴无仁的身边,还有两个青年,一个是巴家大少爷巴子阳,一个巴家三少爷巴子星。“嘿嘿!媳妇,你是我媳妇。”巴子星是个傻子,嘴里噙着手指,嘿嘿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口水流一地。在巴子星的不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一脸倔强,紧咬嘴唇,愤然道:“三叔,我不会和他定亲,死也不会!”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聂家新一代天才,聂天的九妹,聂雨柔。聂家的许多年轻武者,聚集在大堂之外,纷纷攥紧拳头,怒目而视。“巴家实在欺人太甚,打伤我们的废物家主不说,现在居然又替一个傻子提亲,而且还是向最天才的九妹提亲,简直欺人太甚!”“这简直是在打我们聂家的脸!这门亲事,绝对不能答应!”“唉!还不是因为我们聂家的家主是个废物,否则也不会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这一切都是废物聂天惹得祸!”聂家的人,低声议论,令人无语的是,最后的矛头居然指向了聂天。“聂雨柔,你放肆!”聂三通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吼道:“这里是议事大堂,岂容你一个小辈胡乱插嘴。”“这是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不定亲,死也不定亲!”聂雨柔毕竟年幼,被聂三通一吓,顿时哭的梨花带雨。“死也不定亲?”巴无仁阴冷一笑,瞟了聂雨柔一眼,“雨柔小姐可是看不上我们巴家三少爷?又或者是瞧不起我们巴家?”“哼!”巴家大少爷巴子阳讪笑一声,道:“我三弟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哪一点配不上你这小丫头?”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亏得巴子阳说得出口。这两个词跟巴子星八百杆子打不着!聂家的武者看着还在流口水的巴子星,一阵干呕。聂三通见巴家的人生气了,顿时有点慌了,想要开口道歉。就在此时,一个充斥着嘲讽味道的声音突然响起。“好一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巴子阳,你这话可真让人大开眼界。睁眼说瞎话到你这个境界,真是无人能及了!”刺耳的声音落下,全场齐齐一愣,旋即望向声音源头。大堂之外,聂天的身影出现。他无视所有眼神,大步走进议事大堂。看到来人是聂天,所有人集体石化。“我没有看错吧?竟然是我们的废物家主!”“活见鬼了!我们的废物家主居然出现了!”“家主?他算什么玩意?被人打成那熊样子,怎么配做家主,只配做一坨狗屎!”片刻,人群反应过来,说出来的话,不堪入耳。聂天也不去理会他们,待会儿他们就会知道,聂天到底是不是废物。“哟呵,我当是谁?原来是聂家鼎鼎大名的废物家主。你这身贱骨头还真是够硬,昨天被我打成一滩烂泥,今天就能活蹦乱跳了,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巴子阳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不可一世的得意。曾经的墨阳城第一天才,变成如今的第一废物,还被自己踩在脚底下当狗打,巴子阳想想都忍不住要笑。“嘿嘿,嘿嘿嘿,废物废物,聂天废物。”巴子星见巴子阳笑得厉害,也跟着嘿嘿起来。巴无仁则是平静许多,脸色一沉,阴阳怪气地说道:“三通兄,我们在商议两家大事,让一个废物出来搅局,不妥吧。”聂天也没有过多地理睬巴子阳等人,一双凌冽的眼神,盯在了聂三通身上。此时的聂三通,见到聂天出现,眼睛都直了。他不是应该死了吗?我亲眼看着他服下毒丹,怎么可能还活着?真是活见鬼!“大执事,见到我这个家主,你很惊讶吗?”聂天冷冷瞥了聂三通一眼,脸色阴沉。聂三通毕竟老奸巨猾,腾地站起来,瞪着聂天,冷冷道:“聂天,你来干嘛?赶紧回去!”“你让我回去?”聂天微微抬头,冷冽的眼神扫过去。聂三通心中突然一震,聂天眼中的那一抹的凌冽,让他浑身忍不住莫名战栗。就像一只小羊羔突然被恶狼盯住一般,瞬间的无力之感让他如坠冰窟。聂三通镇定一下,脸色稍稍缓和,道:“聂天,听三叔的话,回去好好养伤,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虽然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妙,聂三通还是强作镇定。“三叔?”聂天嘴角诡异扬起,发出一声冷笑。他之所以会死,就是拜聂三通这个三叔所赐。“聂天,你笑什么?”聂天笑得诡异,让聂三通不禁心头一凛。突兀地,聂天朝着聂三通走去,一步一步,在距离后者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聂天,你想干什么?”聂三通一下坐到椅子上,竟有些莫名恐惧。“干什么?”聂天玩味一笑,嘴角扬起森冷弧度:“我是家主,我要你,从这个位置上滚下来!”“我是一家之主,几时轮到你坐在家主的位子上,对我指手画脚!”“现在,给我滚下来!”沉沉的声音,响彻议事大堂,响彻每一个人心头。所有人都蒙了!这还是聂天吗?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废物吗?“你!”聂三通脸色大变,怒吼道:“你放肆!我是你的三叔,你目无尊长!”“三叔?”聂天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你这个三叔,但凡有半点做长辈的样子,我今日也不必如此!“聂天你?你什么意思?”聂三通慌了,他知道,自己对聂天下毒的事,暴露了。聂天冷冷一笑,道:“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我也不跟你废话,我是家主,这个位置本来就是我的,现在我来了,你就滚下去吧。”“废物!我看你是找死!”聂三通突然暴怒,狠毒的声音自喉咙里滚滚传出这一刻,他对聂天,再起杀心!聂三通单脚跨出,一只手臂骤然抬起,单手握成鹰爪,对准聂天喉咙处狠狠抓下。聂三通出手迅猛无比,狠辣异常,显然是想一击毙命鹰爪击出,空中立时传出破空之声,一道鹰爪虚影凌空而至。冷!一瞬间,聂天感觉到冷冽刺骨的杀意。聂三通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却也是元灵境九重强者!反观聂天,九道元脉损毁得七七八八,最多只有元脉三重实力,根本不可能是聂三通的对手。生死一瞬间,聂天瞳孔骤然微缩,闪出一抹精光。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异常的力量,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发而出。下一瞬,他脚下踩出诡异的步伐,上半身竟随着脚步迈出,有了十分诡异的偏移。“唰!”聂三通的鹰爪贴着聂天的脖颈处划过,凌厉劲风,留下数道鲜红指印。“失手了!”一掌落下,聂三通脸上出现的不是快意,而是震撼和不解。他与聂天只有一米之隔的距离,这种情形下,就算是元灵境强者也无法躲闪,聂天只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物,如何能避过他的致命一击?聂天后退一步,长长一口浊气呼出,心中庆幸:“真是好险!幸亏当初无聊,学了一套若叶飞鸿步,不然今天真要交代在这了。”同时,聂天脸上有着一抹惊骇,刚才危急一刻,他的体内有一股神秘力量,非常诡异。“给我死!”聂三通却不给聂天思考的机会,既然已经出手,就没有停手的必要,他今天一定要杀掉聂天。“聂三通,给我住手!”就在聂三通再度出手的时候,一位老者突然站起,全身释放出强横气势,直接压向聂三通。聂三通被强悍气势压得连连后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聂三通,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家主下杀手,你当我们这几个老东西不存在吗?”站起来制止聂三通的,正是聂家大长老,聂文远。“三通不敢。”聂三通稳住身形,赶紧躬身。这个时候,聂家所有人都伸头看了过来。实在没想到,聂家大长老聂文远居然站出来为聂天说话了。聂天偷偷瞥了聂文远一眼,心中说道:“老家伙,你还算有眼力,能看出我的潜力。”聂文远本不想站起来,但他看出聂天刚才步伐的诡异,非常不简单。能近距离避开聂三通致命一击,聂天刚才的表现,诡异十足。聂文远的第一反应就是,聂天的元脉恢复了,天赋又回来了。一个废物聂天不值得聂文远站出来,但是一个天才聂天就完全不一样了。“最好不敢。”聂文远冷冷看着聂三通,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聂家大执事。既然聂天有能力承担家主之责,那自此以后,聂家的一切事务,就由聂天处理。”“这……”聂三通一脸苍白,没想到局势反转得如此之快。“你有意见吗?”聂文远脸一沉。“不敢。”聂三通虚汗淋淋。“你们没意见吧?”聂文远朝着大堂外喊道。“没有。”大堂外的聂家子弟也被惊呆了,此刻反应过来,齐声回应。聂天本来就是家主,只不过一直不理家事而已。聂文远看了聂天一眼,说道:“家主,巴家提亲的事,你来处理吧。”“好。”聂天点头,心中苦笑:“这老家伙倒是省心,烫手山芋扔给我了。”“闪开!”聂天上前一步,冷冷斥道。聂三通心中恼怒,却还是让开。聂天坐上家主之位,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目光旋即放在聂雨柔身上。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打量聂雨柔,现在才有时间好好看一下。小姑娘八九岁模样,小脸蛋粉雕玉琢,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从精致的五官就能看出,未来绝对是一位绝世美女。“好!非常好!”聂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巴无仁却先开口了,高声笑道:“老夫今天真是看了一出好戏啊,聂家的废物家主,居然重掌聂家大权了。真是可喜可贺啊!既然聂天已经坐上家主之位,那就请你在婚约上签字吧。”巴无仁说着,一脸倨傲之色,完全是在命令聂天。“聂天哥哥,不要签。”聂雨柔急急喊道,眼泪又出来了。“聂天哥哥!”听到这一声喊,聂天突然回忆起,三年之前,他和聂雨柔的关系很不错,小丫头经常缠着他骑大马。“九妹,放心吧。就凭你这一声聂天哥哥,我也绝对不会签什么狗屁婚约。”聂天向聂雨柔点点头,根本没有签婚约的打算。“聂天,识相的就赶紧把婚约签了,给你们聂家找个靠山。以后也好在墨阳城苟活下去。”巴子阳见聂天没有签婚约的意思,冷笑一声,姿态挑衅。“找个靠山?”聂天忍不住一笑,淡淡道:“我聂天就是最大的山,还用得着找一个白痴做靠山?”聂天可是天界第一战神,让他找靠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聂家主,这么说,这份婚约,你是不打算签了?”巴无仁脸色阴沉下来,语气之中显露出浓浓的威胁之意。聂天淡淡一笑,突然站起来,拿起婚约扫了一眼,玩味一笑,道:“巴家的三少爷,气宇轩昂仪表堂堂,除了是个白痴以外,其他的都好。可惜我聂家对气宇轩昂的白痴没有兴趣。巴家的婚约,撕了吧。”“刺啦!”话音一落,婚约被撕成两半。自始自终,聂天都没打算签什么婚约。巴家替一个傻子向聂家的天才提亲,摆明是逼婚。若是签了这个婚约,聂家将沦为墨阳城最大的笑柄!“聂天,你……”巴无仁恼羞成怒,脸色阴沉得几乎滴水,沉声吼道:“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是在为聂家自掘坟墓!你们聂家,三年前就已经没落。没有巴家做靠山,聂家将在半年之内,从墨阳城消失!”“聂家没落。唉!”聂天摇头,不禁轻叹。聂家没落,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三年前的惨剧,不仅聂天之父惨死,聂家的中坚力量也死了大半,所以才会让聂三通这种人钻了空子,成了大执事。三年以来,聂家的各种产业都在不断压缩,在墨阳城的声势一天不如一天。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聂家这座大厦的确要倒了。但是现在不同了,聂天出现了。堂堂天界第一战神,别说三千小世界的一个小小地方家族,就是须弥世界的一个帝国,一个大陆,也会因为聂天的出现而迅速崛起。巴子阳见聂天叹气,顿时得意起来,讪讪道:“聂天,你现在是聂家家主。不久之后,我就会成为巴家家主。我以未来巴家家主的名义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签下婚约,然后宣布聂家为我巴家的附庸家族。而你,做我巴子阳手下的一条狗。那么我就可以保证,你聂家将来……”巴子阳说得起劲,丝毫没有注意到,聂天的脸色正在渐渐地变得阴森。“啪!”下一刻,巴子阳尚未说完,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议事大堂。……未完待续知乎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小说名万古天帝
下一篇:有什么好看文笔好的blbe小说呢安利呢
友情链接
咸宁市妇联 妇联办公室:0715-8126220
主办: 咸宁市妇联 承办: 咸宁市妇联
技术支持: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网站地图